(曼绒29日讯)“棕油价格暴涨时,厂商让我们(小园主)加足马力收割油棕果。如今棕油价格跌时就拒绝收果,这样公平吗?”

Advertisement

曼绒小园主公会主席鲁智清指出,小园主并非要与厂商对立,2者在棕油领域是相辅相成的行业,因此无论价格是起是落,厂商都不该做出停止收购油棕果的决定。

他在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有关棕油厂因原棕油价格暴跌而停止运作一事时指出,小园主通过小园主总会向政府施压,要求对付不收购油棕果的加工厂,包括采取吊销执照的行动。

据他了解,一些加工厂停运3至5天不等,而棕油果一旦成熟,无人收割便会掉落地上腐烂。

“小园主面对收割员工短缺的问题已久,油棕领域人力非常吃紧,加上各种成本增加,以及减少采收的次数,小园主已面对不少亏损。”

因此,他希望厂商方面能改善他们对油棕业发展的角色,以整体领域的全面利益为重,撤回停运的决定。

另一方面,曼绒小园主陈平晖则表示,是次私人棕油工厂停运并非第一次发生的事。

“多年前已曾发生一次,一些工厂为了避免2个月棕油涨跌的差价亏损,所以特意在月杪数日停止生产。”

他在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表示,油棕小园主永远是吃亏一群,因为小园主种植的油棕果没被收购加工,那么油棕果就没有价值。

“种油棕果不像种榴梿,榴梿园主若卖不出榴梿,还能自己吃,但我们吃不了这些油棕果。”

据他所知,目前部分私人棕油工厂的确停止运作,其他的如官联公司联邦土地同意及复兴局(FELCRA)则如常运作。

大马棕油厂商公会(POMA)北区主席姚添进昨日在接受《路透社》访问指出,基于棕油近期价格暴跌,部分棕油加工厂已经停止生产。

大马原棕油(CPO)价格在6月创下13年来最大单月跌幅,周一从每吨6632令吉的高位下跌22%至4922令吉,这也是过去13年来的最大单月跌幅。

加工厂商参考月度原棕油平均价格购买鲜棕果串,目前约为6200令吉,并根据每日市场价格出售原棕油。目前现货市场买家对原棕油的报价约为每吨4700令吉。

他说,目前没有任何一家棕油厂能够以这样的价格购买鲜棕果串,因此在价格正常化之前,完成合约供应的加工厂已停止收购接收鲜果串,直到价格恢复为止。

随著这情况,霹州等地的部分收果商赶在工厂关闭前卸载油棕果,因此出现棕油厂外大排车龙等卸果的情景。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