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30日讯)行动党秘书长陆兆福认为,巫统如今就像有“两个头”,巫统的内讧在未来几个月还会越来越严重。

Advertisement

陆兆福形容,巫统现在就像有两个领头,分界线非常明显,一派是以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为首的派系,另一派则是首相兼巫统副主席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为首的官职派,而这两派目前最大的分歧就是大选日期。

他认为,阿末扎希依然希望尽快大选,因他仍是党主席可以决定巫统在候选人的人选,再加上其法庭案件还在审讯,还未定罪,因此短期大选的话,阿末扎希仍可以上阵,这与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的案件已在高庭定罪有所不同。

但他指出,对依斯迈沙比里来说,现在解散国会举行大选的话,不会有任何好处,因此他认为巫统最高理事拿督斯里达祖丁遭革职只是一个开始,巫统在未来几个月的内讧将越来越严重。

至于达祖丁爆料,一群巫统高层领袖曾密谋要劝说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在2020年体面地下台,当中包括该党署理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莫哈末哈山的形象较为温和,目前是森美兰晏斗州议员,曾担任过国阵时期的森美兰州务大臣。

同为森州领袖的陆兆福,昨晚在《秘书长上线》节目中,受询及他如何看待向来被认为是“好好先生”莫哈末哈山被指曾参与推翻阿末扎希的巫统主席职时称,莫哈末哈山在巫统内算是少数较为专业问政的领袖。

他说,莫哈末哈山之前担任森美兰州务大臣时,较少谈政治,较专心专业做州政府政策的事,行动党与后者在议会的交锋一般是直接对森州政策来展开辩论。

“因此,有人说,莫哈末哈山在政治上的手段还不够巫统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或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玩,因为不够狡猾,但他(莫哈末哈山)是巫统第二把交椅,肯定也是有政治野心的。”

陆兆福指出,很多人没有留意到莫哈末哈山在过去1、2年有点不服气,这是因为巫统在2019年失去政权时期的党选之后,阿末扎希曾请假,而莫哈末哈山曾担任巫统代主席,并带领巫统面对数场补选都取胜,包括重夺了晏斗州席。

“莫哈末哈山领军的三场补选都取胜,这提高了士气,(巫统)基层党员认为他有能力,那么困难的情况可以带领巫统赢补选,而他的领军赢补选,他(莫哈末哈山)肯定认为是他的功劳,这时阿末扎希却又不请假了。将心比心的话,他肯定会心理不平衡。”

当主持人询及他与莫哈末哈山在森美兰州议会里,关系是否算不错时,陆兆福则回应,森州议会基本没有太大争议,甚至被有些人形容为“比较闷了一些”,即便行动党当时当反对党,议会也是比较平静,辩论是回应政策,而莫哈末哈山给予的答复也比较平稳。

至于巫统党争都牵动国内政治,而这次巫统革除达祖丁的最高理事职,会否掀起千层浪时,陆兆福则认为,达祖丁只是一个最高理事,相信单凭一个人无法出大事,但明显的是阿末扎希与首相已经宣战了。

他形容,现在要关注的是达组丁是不是已成为官职派的“代言人”,特别是遭革职后的达祖丁还上电视接受访问,并表示首相要到其选区做一个大型活动,而更巧的是,达祖丁的国会选区巴西沙叻就在阿末扎希选区的隔壁。

“这个说明什么?虽然首相可以什么都不说,但此举已经很明显就是沙比里跟阿末扎希说,你开除他(达祖丁),他(达祖丁)仍是大马驻印尼大使,这个还是我要的人等等……”

另外,曾担任行动党组织秘书的陆兆福称,以他多年与社团注册局交涉的经验,巫统即便通过特大修改党章以期再延迟党选,但这些必须在新一届才能生效,因此根据这个原则的话,巫统没有选择,必须要在今年12月之前举行党选。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