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东盟与东南亚华人的三角关系来看。东盟国家难免会有人疑虑中国与海外华人的关系。就此点言,应该指出的是,90%以上的东南亚华裔或华人已是土生土长的东南亚土著,东南亚也成了他们的故土故乡,他们跟中国也不再具有具体的人际往来与人情乡情联系与网络,少部份的精英与商人虽与中国有来往也主要是文化交流或商业来往,不必与国家认同、效忠利益等扯上关系。

Advertisement

从积极的角度来看,东盟国家反应善用这个文化资源,促进中国与东盟的多方面来往;同理大马的印族与穆斯林也应善用他们的文化或宗教因素加强大马与印度及伊斯兰世界的来往,这才是正道。换言之,东南亚诸国与华裔/华人/华族本身也应认清楚文化认同,经贸来往与国家认同是可以分别对等处理的,而不宜混为一谈。

从中国的方面言,或许也有人会认为,中国会把海外华人做为统一战线的可能工具。对此,可能需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难一概而论。毕竟,现阶段的中国是较务实理性的,会倾向于从大格局的角度看问题,而不会轻易被急功近利所主导。一个例子便是,自1980年代以来,中国便减少对马共泰共与缅共的支持,最终,马共选择与泰方与马方和解放下武器下山。

伸言之,国与国的大局才是重点。中国与海外华人的关系也应是服从国与国的大利益,不会为了小利而损大利。1970年代以来的中国─东盟关系得以改善与升级便是出于这种大局思路。

同理,中国与海外华人的关系也会与国与国之间关系一样,著重互利互惠的合作双赢而不会纯粹受文化或血统关系的支配。与印度相比中国对海外华人态度,其实是更为谨慎。

印度在1999年便发行特别身份证给海外印侨以便他们在印度发展。印度也更公开地以官方身份强调印度与海外印侨的共性。同理,许多伊斯兰国家或穆斯林占人口多数国家,如大马也积极参与国际伊斯兰世界的活动,也没引起什么质疑。

要善用非滥用

因此,没有必要过度解读一国与其海外侨民的关系。英国,西班牙,法国均与英语系、西班牙语系、法语系国家或其国内的侨民有多方面的来往与特殊感情,这是人之常情。关键是要懂得善用而非滥用。当然侨民或其后裔也应把握好分寸,不要做出不利本身与本国的言行。

这20多年来,中国出现了新的移民潮,这些新华侨或移民的流向,倾向于欧美加等发达国家,而不再是东南亚。早期来东南亚的移民多为体力劳动型移民与生存型移民,他们的文化水平并不高,不少还是文盲。

可这一轮的移民中,有不少是智力型与发展型移民,他们中有不少是专业人士或各类高技能人才。中国本身在2008年也出台千人计划,要吸收所需要的各类人才,进而加剧了全球范围内的人才竞争。有能力的华人当然也不必避嫌而应具有四海之志。

就中国与海外华人的关系,在1970年代前基本是海外单方向对中国做出各类贡献,可今日的中国已不同往昔,中国本身已是全球最大市场,因此彼此间的关系已变成是双向的互利互惠,大家宜从合作互利,共荣共赢的角度来看待新时代的新关系。

结而言之,自1990年冷战结束后,中国─东盟关系大幅改善,华人问题也不像1950-70年代时那样成为三方的负担。中国的侨务政策基本上也是走外交为上,侨务次之的路线。试图把睦邻视为上策。东盟诸国基本上也放宽对国内华人的限制,变得更务实。

就华人而言,整体上,形势向好,惟也难免有个别的突发排华事件如1998年印尼的黑色五月排华风暴,或越南的破坏中国企业事件。尽管如此,总体上言,由于中国东盟之间的相互依存日趋提升,这或多或少会使中国─东盟更谨慎行事。

评论: 孙和声(时事评论人)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