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7日,巫统巴西沙叻国会议员达祖丁突然召开记者会,公开向媒体大爆料,揭露曾在2020年爆发绊倒阿末扎希的党内暗流,署理主末哈山席和国阵顾问纳吉分别被点名主导整个逼供阴谋,他也证实,阿末扎希在2020年9月带领巫统议员签署法定声明挺安华任相的传闻。达祖丁的一番言论使得巫统党内的分歧浮上台面,再次激化官职派和官司派的敌对关系。

Advertisement

继2018年第十四届大选以前,直到2021年依斯迈沙比里上台迄今,巫统的党内派系问题始终处于无解状态,但是,在政党政治里面,举凡政党就自然有派系冲突,派系问题的重点是,政党在应对关键之时是否具备一致对外的向心力。

放眼我国目前多个政党,非国阵政党在经营党内问题中,都能够勉强维持一定程度的向心力,而国阵的巫统和马华却一直处在向心力弱化的趋势。

所以,刚被革除最高理事的达祖丁选择公开爆料的方式发难,再一次显示官职派和官司派的过节依旧未解,甚至内部分歧有日益严重的趋势。当然,巫统长期的党内危机也说明党主席阿末扎希的领导无方,导致官职派党员胆敢公开唱反调,各说各话,此种局面对巫统和国阵肯定不是好兆头。

巫统党内分歧越是激烈,也就代表官职派和官司派的越不可能在短期内达成共识,又加上诸如达祖丁爆料之类的小插曲,使得巫统党内和解更为困难,假设两大派系无法建立共识的话,全国大选的日程很大可能继续被推迟。

第一点,巫统内斗越是激烈,首相兼巫统副主席沙比里则有更多时间跟空间,分化阿末扎希的官司派势力,利用权力和资源壮大反扎希阵营。

第二点,因为达祖丁的无预警爆料,使得阿末扎希的弱势领导,以及纳吉和末哈山的潜议程均曝露于世,让国阵、巫统的品牌构成直接伤害。

第三点,巫统内乱频频的后果就是沙比里更加仰赖国盟和希盟,恰好两者的立场都是极力反对提早全国大选,因此,趁势压制巫统官司派成为沙比里政府、国盟和希盟的共同目标,而此种共同目标也可能催生新且短暂的合作关系。

不仅如此,因为党内阴谋丑闻连环爆,力推全国大选的巫统官司派必然也是投鼠忌器。原因在于,巫统是一个非常讲究地方桩脚的政党,习惯于“由上而下”的选举动员,一旦中央迟迟没有明确的方向,基层党员很难配合党中央指令行事,

而且,马华、国大党和沙巴人民团结党都是受益于“大马一家”的国阵成员党,他们也会趁著巫统内乱,施压阿末扎希向沙比里妥协,更何况,如今巫统跟伊党的敌友关系说不清,这给巫统党员和国阵盟党带来不小的困扰。

近期国内物价不稳定,民众对解决生活困境的呼声显得更高,单单靠票选强有力的执政党在现阶段不具吸引力,于是,在缺乏天时地利人和之下,阿末扎希、纳吉和末哈山等人不得不停止向沙比里发动攻势,暂缓施压解散国会的力度。

不过,达祖丁的言论所造成的风雨不会就此稍息,阿末扎希的领导地位同样不可能被这波冲击所动摇,惟,在不断围绕大选的争论中,诸如此类的小插曲将会持续发生,不管是官职派或官司派,他们都希望藉著这些插曲,对各自的目标粉饰正当性,而此种操作只会持续损伤巫统和国阵的声势,简单地说,巫统正处于一个两难之境:如果要在大选中“包赢”,就必须静待时机,但这对官司派非常不利。反之,如果闪电大选的意志比赢得选举更强烈的话,官司派比较容易咸鱼翻身,但是否能复制马六甲和柔佛州的狂胜成绩,则不是国阵所掌控的范围。

当然,人们比较关注的是,巫统内部继续分裂会不会为国家带来不稳定,以致驱赶投资者,影响经济表现?笔者认为,哪怕巫统再怎么四分五裂,国内政治影响经济复苏担忧几乎是杞人忧天,毕竟,从2020年喜来登行动迄今,总共更换三任首相,国家陷入无数次宪政危机,马来西亚已经向世界证明内政纷乱不等于国家动荡,政府机关依然正常运行,更加没有构成国家安全危机,而国人要担心的应该是政策和法案的延续性,但是,只要沙比里能够安抚国盟和希盟,在短期内,国内政局基本上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评论: 冯振豪(生于霹雳怡保,毕业自怡保深斋中学,台湾国立嘉义大学应用历史系学士,曾于怡保培南独中任职员,自由撰稿人,热衷研究国内外历史、文化、政治、社会,目前于东吴大学政治所进修硕士。)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