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佛州选高调为马哈迪医生的斗士党站台,搞到党籍被冻一年;大亨李金友显然心藏幽怨。〈致给马华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公开信〉因此公开揭露,当初魏总还曾求他代为安排会见之。既然这样,马哈迪可是马华的敌人,还是朋友?

Advertisement

若是为敌,魏总怎么自辩,何以4月魏总他曾前往布城首要领导基金会,会晤这位前首相?一次的约见,或是偶然;两次的相见,怎么说,恐怕都不再是机缘的巧合了。要是这样,不知纪律委员会准备怎么处置?

何况,马华的高层和基层和马哈迪的交往,李金友点算,最少50年,跨逾11届总会长。而且,想当年n次党争,这名两任首相总是扮演关键角色,居中调停有之,幕后斡旋亦有之。

繁星流动,和你同路;情同两手,一起开心,一起悲伤,彼此分担,总不分我或你。1999年的烈火莫熄,你为了我,我为了你,共赴患难绝望里;紧握你手,为顶住安华他们都曾经不退半步。

人生如梦,朋友如雾,若是朋友,马华总会长批评马哈迪,也不算少了。重回布城半届的希盟首相主张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辞职,魏总立马抨击自顾不暇,经济堪忧、股市下跌、考试泄题、权位交接、种族宗教叫嚣不断,怎么还有闲情插手港府内政?

难得知心,几经风暴;要是老友,马哈迪何以怪罪华人举筷吃饭,可见难以融入大马社会云云;乃至当时这位交通部长魏家祥第一时间赶在脸书贴出分别用手抓饭,以筷挟面和匙叉用餐的留影?

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308还有伤,505还有痛,509还要走;还有魏总的一句话、一下子、一生情、一杯酒:他不在乎政权天长地久,他只在乎部长曾经拥有!

遥遥晚空,点点星光,马华前行荆棘铺满路,2018输到剩下最后一粒露。那些年,一个人;风也过,雨也走,真心相交过,才会懂得何谓寂寞。回首当初,是谁替魏总解开心中的孤单?

潮来潮往世界多变迁,关系都在转折中悄悄易动:时而为敌,转而是友。甭说郑修强、吴池池,全是这样;魏总可还曾记得当初翁总当家的岁月,马青同志许下“虽然异姓,结为兄弟;同心协力,救困扶危”的天真誓言,还真像是流星蝴蝶贱!

评论: 杨善勇 (时评人)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