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在1786年占有槟榔屿;在1819年占有新加坡;到了1840年的鸦片战争,英国人又占有了香港。从此这三个地方成为英国的殖民地,也跟著英国的政治模式走(英国在1826年又将槟城、新加坡和马六甲合并成海峡殖民地,但在1948年又将新加坡与马来亚联合邦隔开)。

Advertisement

同样的,英国也是使用相同的手段先拿下香港岛,继之在1860年又拿下九龙半岛(正如英国在1800年拿下威省,借口是保护槟榔屿的安全)。1898年,英国向清廷租下新界,租期99年。这样一来,香港岛、九龙与新界从那时起统称为香港。这也意味著在1997年英国得交还香港予中国。

八十年代,中国开启了改革开放政策,而当时英国(在撒切尔夫人领导下)向邓小平提出“主权归中国,治权交英国”的建议(也就是香港继续由英国管理,但主权是中国的)。

这里我们要提出中国政府的一个远见。当1971年中国被接受加入联合国,取代台湾的中华民国的地位后,它就在翌年(1972年)向联合国提出香港不是殖民地的议决案,而是被英国强行拿走的。因此联合国接纳香港是非殖民地之说,而是属于中国的领土。

殖民地和非殖民地之间的差别,可以下列的例子为例:当英国在1786年拿下槟榔屿时,契约是“割让”,也就是说,没有年限而是永久性地割给英国。对于新加坡也是一样,所以英国政府有权决定殖民地的命运。在1826年成立的海峡殖民地;在1948年成立的马来亚联合邦(自治邦),也将槟榔屿概括在内,但新加坡被分开继续成为英国的殖民地,说明了殖民地的未来由英国决定。

即便在1963年,沙巴及砂拉越被并入而成为马来西亚联邦,也全凭英国说了就算,所谓对北婆民意调查不过是做做样子。换句话说,只要土地落入英国手里,就失去了自决的权利。

为何人心涣散

唯独英国不能把香港押给别个国家或让其独立,因为英国是用99年租来的(主要是新界面积最大,共748平方公里;而香港岛只有78平方公里及九龙半岛只有46平方公里。若只单让香港岛和九龙离开中国自行独立,它是无法生存的。香港总面积不过是1113平方公里,而新界占了67%),不是永久性地割让。

因此在中国拒绝下,英国祇得在1984年与中国签署将香港主权定在1997年移交。如今一晃已是25年,但中国此时有必要检讨25年来香港面对什么样的大难题和为什么人心会涣散:

在1997年7月1日,中国正式接管香港。不久后,亚洲金融危机从泰国爆发,冲击马来西亚、新加坡、韩国和香港等。所幸中国早有准备,也应付了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香港因而避过一劫,但也开始面对中国治港的新挑战。

因主权的争议,在1997年后引发在大陆出生的子女是否归为香港居民。人大作出的决定是只有香港居民的子女才有单程来港的权利,而出生时父母尚未成为居民,不在此例。反之,香港终审法院裁定,港人在大陆所生子女不论其父母是否已属香港居民均有香港居留权。双方的不同诠释,也引起了人大与法院之间对裁决权力的争议。

2003年2月21日,非典型肺炎(SARS)冲袭香港和广州,造成香港有1755人感染,而有299人死亡。同一年的7月1日,香港有50万人上街游行,抗议香港推出国安法。旋后政府撤回第23条国安法,导致特首董建华较后的辞职。

来到2008年,北京主办奥运会,在民意调查中显示港人爱国情绪达到较高点。正巧早前不幸遇上四川的汶川地震,震憾了国内及港民的同情心,纷纷解囊而展示港人对灾区难民的爱心,一时之间,亲情表露无遗。可惜手足情深,后因政见不同而有所变化。

2013年,港大教师戴耀廷与学者陈健民及牧师朱耀明正式成立“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运动”,争取特首于2017年普选及立法议员在2020年全普选产生。中国人大不予允许,认为参选特首候选人必须取得提名委员的支持,且是爱国的港人。在9月28日,戴耀廷宣布提前发动占中,继之前后共79天的占中行动中,形成警民冲突事件。

反送中运动

接著就是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大爆发。事缘2018年,港人陈同佳涉嫌在台杀害女友后弃尸潜逃回港。在港台无引渡协议下,港府决定推行引渡法,但被港民解读为“送中审讯的圈套”。港民认为中央决定推行引渡条文来对付犯罪分子,也包括凡不满中央政权的港民也会被押到内地受审。

在政局不安及人心浮动下,共有200万人参加大游行,提出了五大诉求,但不被中央接受。在2020年6月30日,人大通过“香港国安法”即时生效,也坚决地禁止示威活动。

就在这个时期(2020年),比SARS更严重的传染病爆开了,被定名为新冠肺炎(Covid-19)。这种快速传播的病毒及快地传播全世界,已造成5亿人中招和600万人丧失生命。美国及西方国家更把矛头对准中国,指中国输出病毒云云,而中国到目前为止,坚持清零政策。

正当陷入多事之秋,香港在近日(2022年7月1日)迎来了25周年的回归,亲临主持仪式的中国主席习近平也用最短的时间完成最重要的任务。他说:一国两制没有不好,应该继续推行。言下之意,是要维持一国两制。但如何收复人心?将会是新特首李家超的当务之急。中央现在要争取的是民心回归,而不是划清界限。

这就是说,在接下来的第二步、第三步,中央是要拿出行动方案来,因为中国现在面对的不是港人反华反中问题,而是反共的问题。这显然是被西方的思维所烙印和影响的。因此新的“一国两制”肯定要注入新的内涵和新的思维。

是的,香港不能乱,也乱不起,但如何让一国两制重新上路?倒是中港之间如何实现五十年不变的承诺。

评论: 谢诗坚 (时事评论人)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