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意外地,国家银行宣布升息25个基点,隔夜政策利率(BLR)从2%调升到2.25%,符合市场预期,但不意味著市场就能安宁无事。

Advertisement

首先必须了解,这是自2010年后,国行首次连续两个季度升息的记录。今年5月,国行也宣布升息25个基点,今年共累积调涨50个基点,从1.75%至目前的2.25%。

以目前形势,会否缔造下个季度也升息的记录,暂不得而知。毕竟比起疫情前的2.75%,目前依旧有50个基点差距,加上目前国内通膨突然走高的利空,不排除国行在下半年可能还会继续升息。

事实上,目前虽然还处在后疫情时代,每天确诊人数仍四位数,但所有行业几乎已经恢复常态。进入商场不需要出示疫苗注册记录,餐厅也取消用餐人数与空间限制,许多零售店面都逐渐恢复人潮,可想而知目前国内经济运作已达到疫情前水平,而此刻升息来得正是时候。

国行升息的讯息很明确。在乌俄战争持续及中国持续封锁的情况下,目前全球面临资源短缺问题,导致各地无一幸免停滞性通膨危机。在大环境处处都有挑战,经济饭已不经济的吃紧时期,国行希望透过升息,暗示民众暂时不要乱花钱外,也希望能提高存款意愿,把钱放进存款利率也调高的银行。

升息的后果自然让马币得以保值。尤其今年马币兑主要货币都不断贬值,借由升息的护航,入口原料与产品可望守住成本价,商家也不用再转嫁因汇率贬值而要维持赚幅的买价。对控制物价来说,自然也是好事。

现金为王

但这也代表房贷利率跟随调高,供房者负担加重,即将买车的人预算也提高。此刻真的是应了老话“现金就是王”,大家有钱先好好存著,别乱花在非必要的需求上,否则目前仍未脱离停滞性通膨风险,随时都有可能打乱原本理财规划的安排。

最重要是,目前国内经济数据不太好看,国库也没有太多派钱筹码,政府今年要解散国会的如意算盘应该不成了。

虽然国行试图透过升息来调整百货上涨的情况,但这个动作宣布得有点晚,太多民生必需产品已经受到马币贬值及资源短缺的冲击,进而反映在物价上。根据大马通膨记录,除了少数物品外,大部分消费品及服务价格都只升不降,商家们若习惯特定物价,就算成本下滑,极少数会压缩赚幅而跟随调低价格。

这就是大马结构性存在的问题。这一波来势汹汹的涨价潮对低下阶层的人民最有感,而这些并非是一次性援助金就能纾解的问题。民怨肯定在酝酿,政府绝对不敢掉以轻心宣布大选,以免让反对党抓住这个明显软肋大做文章。

再加上巫统暗潮汹涌,派系问题加剧,首相依斯迈沙比里面对内外形势都四面楚歌。党员再也无法如以前齐心向外,彼此都各怀诡计,对外的民生数据脆弱,疫情也依旧无法顺利解决。若经济持续受到全球停滞性通膨制约,人民赚的比花的还少,生活乐观指数下滑的话,我大胆预测可能像纳吉任相的大选情况一样,过了5年界定期才解散也说不定。

大环境很脆弱,大家好好保重。

 评论: 郭朝河 (超斜杠青年,乐观豁达,臣服天命,悠游穿梭在时评、影评、乐评、旅游等的世界,用卑微的心经历人生。著有《在生活,藏一座雪山》。)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