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三周写了个中美战狼系列,被一些读者评为“赚流量”,让我怪难为情的。写文章本就希望引来更多读者,而非躲在一隅孤芳自赏、顾影自怜。再说,我不是网红,不靠流量吃饭;但如能游说报社老总,把流量换算成稿费,那还要多谢网民的支持。哦,谩骂和无脑酸言也是有助流量的,五毛一则,多多益善,时评人致富就靠大家了,先此谢过。

Advertisement

既然说开了,我就继续不要脸,再写一篇印度战狼vs马来战狼,来骗骗大家的流量咯。

说来也巧,印度和大马最近不约而同,先后推出了“抗英神剧”两部大制作,分别是《RRR》与《Mat Kilau》,各自在两地市场卖了个开门红。

据网上资料,《RRR》的制作费高达7200万美元(3.18亿令吉),打破了印度电影史的纪录。同时,它又以3100万美元(1.3亿令吉),成为首映日票房收入之冠。全球票房更创下1.5亿美元(6.6亿令吉),是历来最受欢迎的宝莱坞电影之一。

《Mat Kilau》同样以“最受期待马来史诗电影”之势,一举拿下2400万令吉的开映一周票房记录,连《侏罗纪世界3》与阿汤哥的《壮志凌云:独行侠》也被挤下冠亚位置,如今票房正朝4000万令吉大关稳稳迈进。

两部电影同是以对抗英国殖民为背景,《RRR》里的两位男主,是历史上真实的革命英雄。当然,电影故事除了人名,其它一切纯属虚构。

话说部落守护者比姆,为了拯救被英国总督掳走的同村女孩,毅然携带猛兽勇闯总督府。拉朱则是总督府的一名印度卫兵,他表面对殖民政府忠心耿耿,实则身负血海深仇,与英军不共戴天。

故事的两位男主,俱是神勇无敌,力拔山河。尤其是大决战部分,拉朱简直是天神降世,以弓箭射倒一整队人马;神奇的是他射倒了几十人,箭囊里的箭仍一支不少。比姆则像大力神,把英军如玩偶般抓一个摔一个,只差没“手撕洋鬼子”。英军虽备有步枪大炮手榴弹,却终究难挡双雄的赤手空拳,整个军团最后被两人彻底歼灭。

“舞功”独步天下

若以“武力值”作比较,毋庸置疑,武林盟主非印度战狼莫属,毕竟人家已经去到“战神”的层次,中美战狼唯有俯首称臣的份。此外,除了武功惊人,印度战狼的“舞功”也独步天下,歌喉更是无人能敌,那种号召群众一齐载歌载舞的魔力,也只有印度战狼能做到。

《Mat Kilau》历史上真有其人,曾经是独立前彭亨州一位抗英马来斗士。电影我还没看,但是看了预告片和影评介绍,大致知道这位马来战狼,武功高强,兼具永春与马来武术两家之长,与英军搏斗同样以一敌百,腾挪跳跃之术,连子弹也追不上。

上述两部战狼电影,剧情细节或有差异,说的却同是老百姓深受英殖民压迫之苦,因无力反抗,只能把希望寄托民族战士身上,把侵略者打得落花流水。

现实中无法办到的事,通过映画满足一下幻想,让全民集体高潮,是这类战狼电影的典型操作。大家入场前切记把逻辑思维留在戏院外,否则大脑随时当机。

英国殖民历史,距印度独立的1947年至今,已有75年,比马来亚独立年份还多十年。相隔了超过大半世纪,为何如今反抗英军的“神话化”电影,会受到两地人民的大力追捧?《Mat Kilau》中一再强调马来民族被敌人欺负,就是因为不够团结,如今英殖民早已远去,马来人的“外敌”又会是谁?

此外,《Mat Kilau》还因为伊斯兰党青年团长前往观影,而成了话题。他曾发表反对在丹州建设戏院,以免引发社会问题的言论,而今却在吉隆坡戏院被人抓包。原来在伊党人士眼里,这是一部“符合伊斯兰教义”的影片。

隶属该党的宗教部长依德利斯,就高度赞扬这部电影是“业内典范”,因为它唤起了伊斯兰身份的精神。该部门甚至预定明年1月举办伊斯兰媒体颁奖典礼,以表彰具有伊教元素的创意作品,得奖者将会是是谁,已不言而喻。

这部动作片也吸引了百岁老人敦马伉俪,他在观影后受媒体访问时,还因戏里呈现的大马来民族精神,激动哽咽不已,让旁观者动容,也立马把一众演员的演技比了下去。

拉拢人心工具

可见,宣扬爱国主义的民族电影,不论剧情多么不合理,不论电影中对表扬国家和民族的方式多么粗糙,都永远是一门好生意。观众不仅可以各取所需,各有阐释;到了政客手里,还可以是一个拉拢人心的好工具。

明乎此,大家对中国战狼电影中的“爱国爱党宣言”,就无须过于在意或嘲弄,毕竟我们的“保卫国家!宗教!民族!”的大内宣也一点不输人。当然,相比之下,美国的战狼电影,无疑在呈现手法方面,更内敛、更成熟,不必教条式的呐喊,就能在光影声色之间,让观众热血沸腾。

值得肯定的一点就是,不论印度或大马的战狼电影,对英殖民历史表现出的痛恨,都是一致的。西方列强过去对全球的殖民统治,都是血腥残暴的掠夺与剥削。就如《RRR》所言,在英殖民者眼里,一颗英制子弹的价值,比印度百姓的命还来得珍贵。

遗憾的是,经过西方数十年来的大外宣与论述,那些杀人不眨眼的维京海盗,都摇身一变,成了拯救落后国家和愚昧人民的功臣。许多九零后对历史无知,但因对现状不满,就对欧美的自由民主产生美好幻想,甚至遗憾自己生不逢时,不是活在英殖民时代。

这就与香港2019年暴动期间,一些港青挥舞英国与美国国旗,呼吁西方前来“拯救”他们,让他们有机会“光复香港,认祖归宗”一样。本地甚至有一群反中分子如黄丝博士之流,也在社交媒体大力声援,完全罔顾历史上,西方在各地包括大马所犯下的恶行。

或许,大马的战狼电影,若能让年轻观众看到殖民主义的历史面目,同时打破他们对西方霸权的扭曲幻想,激发国人的自力更生,寻回本土的社会价值(而非盲从阿拉伯化或西化),那才是爱国电影的真正意义。不过,这样的期许,估计唤不醒沉醉在宗教与种族意淫美梦的影迷。

好了,文章写完了,谢谢大家所付出的宝贵流量,希望它能值回票价。(一笑)

评论: 黄金祥(亚洲大历史协会东南亚协调员。)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