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成本飙涨,各类饮食价格水涨船高,食客有埋怨,业者也各有苦衷。正所谓民以食为天,难道通膨能止住人们的“嘴”,不吃不喝过日子吗?

Advertisement

为此,《诗华日报》全砂记者带您了解目前饮食业,尤其是人们经常消费的饮料、经济饭和炒煮面类的市价,看看身为消费者的老百姓是否还消费得起。

我国目前的最低薪金员工有1500令吉的月薪待遇,每日平均有50令吉。而我们都知道,发工资的那天等同于还债日,需偿还固定贷款、租金,有者还需要付保险费及其他额外开销等,当然得留点用于日常生活开销。

人人都说,诗巫是整个砂拉越低消费的省份,根据当地记者了解,一日三餐在外用餐的打工仔,每天至少也要花上约15令吉。当中,食客三餐都点了中国茶,共1令吉80仙、早餐吃了最管饱的干拌面(3令吉50仙)、午餐选1菜1肉经济饭(5令吉)、晚餐则选择了炒煮面类(5令吉),这么一来,全日消费了15令吉30仙。

再看看消费颇高的民都鲁,如果享用上述同样的美食,全日消费为17令吉30仙。可我们都知道,每天重复同样的食物肯定有吃腻的一天,偶尔也忍不住想吃好些,为自己添加一份煎蛋、或是一把鸡翅,而这些都未纳入消费清单里。甚至有消费者感叹夫妻2人一天三餐消费至少要100令吉,换言之,仅仅1500令吉的最低薪金是远远不足够的。

买卖方都有压力

古晋方面,吃一份哥罗面和一份1菜1肉经济饭的价格大致相同,食客若想吃得饱足,不妨选择经济饭类;饮料方面,冲泡饮料和罐装水的售价差距不大,仅贵或便宜10至20仙。

时下的家庭多属双薪,在公一份婆一份的情况下,共同经营小康之家和承担生活开销。坦白说,并非饮食业要随着涨风“趁虚而入”,他们同是业者和消费者,当食材和原料大起时,他们与我们一样,都在承受着通膨的压力,也选择一个折衷且合理的调幅,并在情势所逼下宣布涨价。

最终转嫁消费者

但是,以上消费价格仅供参考,因为咖啡店的地理环境和装潢、业者和摊主的取货量多寡,甚至使用的食材和原料品牌,都会改变成本价。举个例子,炼乳就有多种品牌,如果想要绑住食客的胃,希望他们成回头客,业者自然会选用大众喜欢的品牌,口感更佳。换言之,选用的原料比较贵,售价也自然贵些。

政府实施最低薪金制,无非是帮助贫穷线下人士提高薪资,但却忘了薪资的提高,同时也象征着物价成本的提高。而这些物价最终还是转嫁到了消费者身上,也根本无法解决他们一日三餐的基本开销,反而从中推波助澜,生活所需物品无一幸免。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