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由于斯里兰卡因经济危机而引发政府垮台,有不少人也联想到大马会否沦为另一个斯里兰卡。

Advertisement

应该说,就现阶段言,虽然有许多发展中国家有可能出现类似斯里兰卡的悲剧,惟大马尚不会是其中一个。之所以,主因在于大马的经济结构与斯里兰卡不同。

斯里兰卡会发生政经危机主因是多重的,如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裙带资本主义;族群主义;民粹式的公共政策等与大马颇有近似之处。实则研究族群关系的学人也常比较大马与斯里兰卡的族群政治与经济。在斯里兰卡这个面积6万平方公里,人口约2000多万的多元族群国,僧伽罗人(Sinhalese)占了约75%,穆斯林约10%,泰米尔人约15%,其及其他多元族群国,族基政治向来当道。

日前逃往到新加坡的斯里兰卡前总统也是靠搞僧伽罗族群主义上台执政的政客,执政时也大搞任人唯亲而不是选贤与能,且爱搞民粹式公共政策,如不当的减税以讨好选民。这个国家也有一个庞大的公务员体系,以致政府年度预算常出现赤字。

在2019年,新冠疫情爆发前,公债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百分比已高达80%,是个高风险的债务违约国。其外汇也主要靠旅游业与劳动密集的服装业。在新冠疫情爆发后,这两个产业大受打击,也枯竭了外汇收入。外加俄乌战争,加剧的粮食与能源的大涨价,自然会冲击到其民生,而美国最近又步步升息,更加剧了本币贬值与进口型通货膨胀。

对一个人均收入不到3000美元/1.3万令吉的穷国而言,这确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更何况其外债高达500亿美元/2227亿令吉之高。从经济结构角度看,其GDP结构是农业占约8%,工业约30%及服务业约62%,可其工业主要是低端的工业如橡胶,茶叶,椰子,烟草等加工业。产业层次不高,人均收入当然也难提升;若又很依赖进口,如能源当然难承受外来冲击。

就大马言,情况与斯里兰卡有同有异。最主要差别是,大马海里有石油,地上有棕油,世界大宗商品价值高涨,这两大商品也会水涨船高,这就使得政府更有能力补贴必需品,特别是能源的补贴。只要能控制著能源价格,其他商品的涨幅就较易控制。

实则,今年大马的补贴支出可能高达700多亿令吉,长远来看,大马的问题反而是能源,特别是汽油的使用量太高。大马人口只有3200万,可注册交通工具竟然高达3200万。做为一个中高收入国,竟然有这么高的拥车率,确是过于奢侈,也浪费了太多资源,可吊诡的是,政府竟然还鼓励人买车(如免销售税),这样的政策也是够短视近利。养车也成了许多大马人的重负,造成许多人破产(供不起而违约)。

大马经济与出口结构

就外汇储备言,大马尚有上千亿美元的外汇,尚不至于出现没钱进口必需品地步。外汇能长期保持1000多亿美元/4454多亿令吉则与大马更多元的经济与出口结构相关。大马的出口中有约八成是制成品,农产品与矿产品则个别占约10%。这样的结构可减低大马的外部脆弱性。

就公债而言,目前大马公债占了GDP约60%,尚可上升到顶限的65%,只是应指出的是,这是直接债务而言,不包括间接债务如政府担保债务或租赁型定期支出。

尽管如此,大马的公债有约97%是以马币计算的债务,也就是说以外币如美元计算的债只占约3%,以马币计算的债务中,有约27%是非居民所持有。易言之,大债主依然是本国居民,如雇员公积金。

只要是以马币债务为主,就有更大的回旋馀地,如可印马币应付到期债务(若政府缺钱)。这里的另一个关键因素是利率,只要利率低,政府还债的压力便相对低。至于大马利率会升到什么程度,还得看国际形势。若美欧等国不断升息打通膨,大马也不得不在一定程度上跟进;否则马币会进一步贬值或资金会出走。

在大马,外币计算的外债,主要是本国企业(包括官联公司)的债务。马币过度贬值自然也加重企业还债力。因此,升息的幅度与时机是个重要考虑。整体而言,大马的抗危机能力还是较高的,若大马出问题,世界上绝大多数的发展中国家均会出问题。

约言之,大马破产论这种言论在短期内不会发生;惟从中长期来看,大马也不容乐观,如预计2030年会进入高龄化社会;政府公务员体系庞大,且不大可能有明显改变,毕竟,公务员与退休公务员人数高达200多万(这还不包括其家庭成员)。这是个可观的票仓,谁敢得罪公务员,政权就难保。

近年来,每年公务员与退休公务员的薪酬与退休金支出均越过1000亿令吉,占了联邦政府总支出的约1/3。这将是一个“以拖待变”的课题。

家债偏高

另一个问题是,大马是个家债偏高的国家(占GDP的80%)。这是因为过去20多年来,大马均偏重国内消费来刺激经济增长,以致家债节节上升到偏高水平。假设国行不得不逐步升息,则难免会加重债务人的负担,也会钝化经济增长。若增长放缓,又会放大公债与家债在GDP的占比,这将是一个重大的挑战。

就近期高通货膨胀来说,由于政府尚有能力进行大力补贴,故通膨尚不至于失控。若能引入适量的人力,缓和人力荒与加速经济增长(特别是农业与建筑业),应有助于经济复苏与缓和通膨。

在大马由于劳动力短缺,大马人只要不挑剔,是有业可就的,这一点也会有助于稳定政经形势。毕竟就业是民生之本,只要没出现大量失业潮及政府继续发放生活援助金,尽管人民有不满也应不至于发展到斯里兰卡的那种失序状态。

总的来说,就现阶段言,大马不会沦落为另一个斯里兰卡,也不会那么快破产。只是中长期来看,却也不容乐观。

评论: 孙和声 (时事评论人)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