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大家都知道积沙成塔或聚少成多的道理,但遗憾的是,大部分的我们享受著近乎免费的大马公共医疗时,却可能忘了这个道理。

Advertisement

众所周知,大马公共医疗服务备受赞扬,尽管收费非常亲民低廉,但丝毫不损医疗水准和素质。每名国民只需支付1令吉的看诊费、专科医生则只收取5令吉的看诊费,如果是公务员或60岁以上的国民更享有免费服务,至于贫穷家庭也可向福利部申请豁免收费呢!

犹记得我曾在2020年6月24日刊登的《好医疗不分贫富》里提到,大马政府医院虽有不足的地方,比如床位紧绌一直都是非常棘手的问题,但我们也不能完全忽视政府医院值得赞扬的优点;尤其是大马医院的超低门槛收费,才是真正的“全民医院”。

遗憾的是,一些民众虽对大马医疗赞不绝口,但却没有身体力行去珍惜这些福利,体现感恩惜福的精神。先不要反驳我,因为大马每年有逾百万令吉的药物被病人浪费是个年复一年发生的事实。

月前,有位药剂师将一张照片上载至社媒,照片显示一名病人将屋内多年积存的多馀药物归还给医院,这些年领取的多馀药物去铁胺(Deferoxamine)装完整辆手提车,估计达逾万令吉,而且大多的有效期限都已逾期。

这不是第一次。2018年有名艺人将他从政府医院领取的药物丢入垃圾桶,并将有关照片上载社媒,引起网友炮轰他不负责任。过后,也有医护人员曾分享病人将两大袋药物归还政府医院的照片。

不懂珍惜

试想想:只要我们每人浪费10令吉的药物,积少成多,那肯定是天文数字。如果这些被归还/浪费的药物能用在其他患者身上,那该有多好啊?

大马人民只需付1令吉或5令吉即可获得医生看诊服务和药物,全因大马公共医疗服务获得政府的大量补贴。惟,这并不代表这些药物可被浪费,因为这些都是纳税人的钱。正因为太多人不懂得珍惜,让大马政府需承担每年数百万令吉的药物浪费,形成另一种资源浪费。

吉隆坡医院药剂师依斯玛慕思菲拉曾在受访时提到,病人可从不同来源如政府医院或健康诊所、私人诊所或社区药房等获得药物;病人或家属领药时忘了剩馀药物或未如实告知所剩药物数量,都是患者持有过量药物的一些因素。

其实,大马卫生部除了自2012年起展开“认识你的药物”活动,向民众宣导使用药物的“五对”(5 Rights)价值观,即正确时间、正确病人、正确药物、正确份量及正确使用法,目前也增加通过邮寄药物服务(UMP)、统一配药系统预约领药服务(SPUB)及得来速(Drive-thru)等方式方便患者/家属领药。

善用医疗便利,既是公民责任,亦是公民素养。当我们善用医疗便利时,必能减少资源错配与浪费,而非将这些便利和医疗服务视之为理所当然并滥用之。

评论: 梁洁莹(左手拿笔,右手拿麦的自由工作者。对新闻伦理、性别和劳资议题尤感兴趣。)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