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困扰著国人无疑就是物价一直涨、涨、涨。以前我们常听人说,有钱人就会去餐馆用餐,没钱的人就只能吃经济饭。但如今情况似乎大略不同了,经济饭已经变得不再“经济”,现在经济饭好像已经变成属于生活过得去的人选择的熟食了。

Advertisement

打个比方,如果一名在城市的打工族,每月只有2千多令吉的薪资,平均一日三餐的最低花费大概都要30令吉左右,还不可包括宵夜。这一个月下来,单是吃就得花掉薪资的一半了。剩馀的一半又得应付房租、交通费、日常用品等等,试想哪里还有多馀的钱做其他消费如娱乐,消遣等。而早前政府制定的1千500令吉最低薪金,不说也罢,大家可想而知。

为何如今熟食价格如此水涨船高?我不谈什么国际货币膨胀,乌俄战争,还是新冠疫情的影响,因为这些都是我们无法控制的因素。我就谈我国种植的棕油所提炼出来的食用油。在今年4到5月,棕油价格创下历史新高,食用油价格也应声而起。

政府宣布从7月1日起取消食用油津贴的时候,价格更是直接上涨30-40%。有鉴于此,熟食小贩也顺势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把价格调高了,导致平民百姓也必须以更高的价格来购买熟食。

来到7月份,当印尼政府宣布恢复棕油出口,棕油的价格就像坐滑梯一样,一路下跌。我们看到,当棕油价格上涨,食用油会随之而涨。可是当棕油价格插水跌价时,食用油是否也应该跟著降价呢?好像未必如此。

商家们会以各种理由告诉我们无法马上降价,包括指之前进的一批货都是贵货,必须卖完这一批贵货,新订进来的才是降价了的货,到时才能以比较便宜的价格销售。这样一来,平民百姓根本无法及时受惠。更令人生气的是,政府没有站在消费人立场想一想,也允许商家们慢慢的把价格降下来。

另外,我也促请政府,尤其是国内贸易与消费人事务部,应重新检讨以大马卡,让人民采购食用油的措施,因为此举可能会引起新一波熟食涨价潮。

确保补贴食油不被滥用

根椐我在食油包装商的了解,贸消部早前与食油包装商开会过后,已经依椐1961年供应控制法令,要求食油包装商和零售商必须记录享有政府补贴的津贴食用油流向,这包括要求零售商记录购买包装食油顾客的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及名字。

政府此举的目的,旨在确保政府补贴的食油不会被滥用,并让真正有需要的目标群体,即低收入群体享受到政府的补贴。无可否认这措施,对防止津贴食用油被滥用,会有一些效果,但是执行这措施也可能引起新一轮熟食涨价。

由于获得政府补贴的包装食用油和没有补贴罐装食油价差巨大,所以国内大部分低收入的商贩,例如炸香蕉小贩和熟食小贩,往往靠著津贴食油维持生计,一旦他们无法购得补贴食油,成本必定大增,届时他们所出售的食物价格也会调涨,人民,尤其是低收入群体人民的生活将雪上加霜。

光顾小贩的顾客大多数都是低收入群体,如果小贩被迫涨价,受苦的将是低收入群体,因此,政府应该深入研究这项措施,以免加重人民的负担。

个人认为,政府应修改1961年供应控制法令,以针对不同的商家,制定不同的执法条件,而不是对所有商家,例如大酒楼和熟食小贩,必须采取不相同的执法条件。

经济不好,百物高涨,影响甚大的应该是我们所谓的月光族了,尤其是刚出来社会工作,或者刚开始创业的年轻人来说,生活好像是看不到了希望。我希望政府可以聆听这些年轻人的呼救声和难处,而不是坐在办公室看著电脑收集资料而已。

年轻人要看到的是行动,马上行动。因此,我将在即将复会的国会上议院里,传达年轻人心声,反映他们的诉求,以确保政府会去帮助年轻人,来度过这百物涨价的困境。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