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六,有幸出席明凯科技集团董事主席拿督斯里丘光宪博士主讲的“槟州工业化50年”座谈会,他在会上提到,槟州工业区目前严缺工程师,若刚刚从大学工程系毕业且毫无工作经验的毕业生,起薪每月4000令吉都未必可以请到人,他甚至形容,若现在再加多1万名工程师,还是远远不够应付工业区的人力需求。

Advertisement

无独有偶,几天前我看到一则新闻,根据国家统计局的调查,在2019年,我国有39万名,即大约72.1%的考生在考完大马教育文凭(SPM)后,没有继续升学。该调查涉及了56万名SPM考生,在SPM成绩放榜后,只有17万名考生选择继续深造,其馀39万名考生选择进入职场。

我最近有幸受邀到槟城丽泽A校华小主讲职场分享讲座,主要是给学生了解,从事媒体这行业的相关基本认识。我向在场学生发问“你们长大后,要做什么?”,结果毫无意外的是大多数人希望长大后要做“网红”。

这个也是该华小校长忧心的原因,每个小孩都希望长大后做网红,而不愿意对自己的课业下功夫,所以,校方举行了一系列的职业分享,分别邀请了消拯员、律师、新闻从业员等,分享职场上点点滴滴给高年级学生,让他们知道,长大后不只是网红一条路,人生还有很多选择,而且,行行出状元,未必要盲目跟随潮流,对于未来应该有自己主见和想法。

有时我在想,这些未来的国家栋梁,个个都跑去做网红,那么其他领域怎么办?这个国家如何发展和前进?

高达72%的中学毕业生不愿继续升学,调查显示,不愿升学的原因是他们认为,网络和社交媒体会有更多机会,因此希望当网红、开电召车或送外卖,也不愿意继续深造。对一些年轻人来说,开电召车或送外卖,如果够努力,每个月5000令吉不是问题,为何还要深造?

教育的失败?

我们必须思考的一个问题,这是不是我国的教育失败?当然我指的教育失败不只是国家单位提供的教育,当中也包括家庭教育,包括家长给予孩子的观念和价值观。当我们的新生代都要去当网红,而没有人愿意再寒窗苦读,然后当个工程师、建筑师、医师、律师等,这个社会会怎样?

在许多年轻一代梦想当网红时,我国各行各业却严缺人力资源,每个老板都高喊有钱也请不到人。最近,一位牙医告诉我,她的诊疗所想请一位助理,没有经验也欢迎,基薪每月高达3000令吉,也请不到人。当然,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可以这么说,几乎每个行业都面对这个困境,可以 请到人的老板,可以说是很幸运了。

评论: 林华国(曾当了15年媒体人,现从事媒体公关,喜爱聊政治写政治,有一套独立见解,常与从政者打交道,关心生活周遭事物。)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