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

亚庇4日讯|亚庇国会议员陈泓缣要求,联邦政府征收的暴利税,应该按照一定的比例回归产油州。他今天在国会下议院参与1998年暴利税法案二读辩论时,如此表示。

Advertisement

他说,所谓的暴利税,是某些领域因为突如其来的因素,而造成非比寻常的利润。例如疫情期间造成口罩大卖,口罩公司大发利润;而在疫情后经济开始开放的今年,则遇上全球产业供应链中断、以及俄乌战争这只黑天鹅,因此造成大量商品尤其是棕油和石油价格的飙涨。

此前,陈泓缣已经提呈问题询问有关部门,今年棕油暴利税以及石油收益的数目。根据国会书面答覆,2021年,从棕油业征收的暴利税为19亿令吉,2022年首半年则是21亿令吉。

至于国油公司的收益,今年1月256亿令吉、2月267亿令吉、3月265亿令吉。预计今年首季的收益增幅,大约介于25亿至30亿令吉之间。

「根据联邦宪法112C和112D条文,沙巴理应获得40%的州净收入。以棕油暴利税而言,沙巴占了全国24%原棕油产量,那么2021年的棕油暴利税里,沙巴应该获得1亿8240万令吉;2022年首半年则是2亿160万令吉。」

暴利税的征收,理应惠及产油州。无论是棕油或石油,都是从沙巴土地上、海域里获得的天然资源。既然暴利税是天降横财,产油州应该有份分一杯羹。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