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卷化”(Involution)表示人们被迫使用更高标准,去达到与以往相同的地位。例如从前的学生只要考好成绩就能顺利升学;现在还需品学兼优、课馀活动、沟通技巧等能力才有可能获得升学机会。 

Advertisement

这一现象普遍出现在发展与发展中国家,包括马来西亚。当资本高度集中在上层社会,底层社会就只能竞逐剩馀财富。“内卷化”的加剧,还会引起其他问题如“仇富”与“躺平”。

由内卷而引起的仇富现象,出现在许多亚洲国家。阶级固化及贫富悬殊问题,导致穷人认为富人无需努力就享有各种资源。日前,当红明星易烊千玺突然被中国话剧院录取而引起的“走后门”质疑,就是其中例子。尽管易烊千玺及国家话剧院都发文澄清,考核符合常规操作,仍免不了网络上的抨击。

中国社会普遍认为,明星赚的钱已是常人无法企及的高度,却隶属普通人的编制,导致原本为数不多的资源再次被上流人士瓜分。最后易烊千玺主动放弃编制,才勉强平息了风波。

要是了解中国近期的经济,就不难理解这是经济成长趋缓带来的影响。根据瑞信《2021年全球财富报告》,中国贫富悬殊自2020年疫情冲击下上升到0.704。2020年中国财富前1%居民占总财富的比例也从29%上升至30.6%。穷人与富人的财富差距加大,超出个人努力就能弥合的鸿沟,就会出现过度竞争的现象。

相同情况也出现在其他发展中国家,包括马来西亚。当经济发展停滞,人们只能持续在不公平的经济分配下进行残酷的竞争。有些人会努力成为竞争的佼佼者,期望有朝一日能置身上流,以便不再“卷”下去。

内卷化消极反抗——躺平

但并非所有人都想“卷入”上层社会,仍有些人会不想努力或安于现状,这一现象可称为——躺平。躺平有被动与主动之分,缺少社会与家庭的压力,导致青少年进入职场后随波逐流,甚至不思进取。如今只要经济稍微稳定的父母都会为孩子规划,也不要求孩子给予家用,因此只要薪酬能满足个人开销,这一群青年已没有太多努力的理由。

另一躺平现象指社会经济已发展到一定高度,个人努力不再是突破关键,因此人们选择不再努力。这种躺平现象近几年体现在日本社会,当地居民出现低消费、低劳动、低欲望的生活模式。这源于社会的高压环境,加上阶级固化问题,底层社会要向上流动愈加困难。

牛津大学教授项飙认为,躺平是年轻人对“内卷”的反抗,是放弃他们认为无意义的努力来退出竞争。虽然没有提出其他方案,但这是好事,说明大家开始反思过去的发展模式。

马来西亚也有“内卷化”与“躺平”问题。自2020年疫情爆发后,全世界出现失业潮,马来西亚无可避免地受到影响,对此现象感悟最深的恐怕还是即将毕业的大学生。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总会长戴良业说,国内大学生的起薪,与20年前相比,无太大差距,若把通膨计算在内,还比20至30年前差远了。纵使薪资低于标准,也有许多大学生愿意接受,却仍面对毕业即失业的问题。

虽然如此,马来西亚的内卷现象仍比中日韩等国轻微。马来西亚在经济上其实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而个人需要承受的压力相对较小。因此青年未必会选择躺平,毕竟只要努力工作还是有可能进入上流社会。纵使面对职场低薪与裁员问题,许多青年也以创业作为出路,而马来西亚也有许多待开发的市场。

但市场上的内卷化无疑会迫使人民尤其是年轻人更专注于事业上,从而忽略国家民主的发展,甚至对政治变迁感到冷漠。而马来西亚正处于民主转型的关键时期,也是需要大量年轻人参与与关心政治,同时对威权发出正义的声音。少了年轻人对于国家的监督,以及对权威的挑战,将不利于未来马来西亚的民主转型。

评论: 林淑敏 (自由撰稿人)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