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5日讯)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9年大约有39万名大马教育文凭(SPM)毕业生没有继续升学,甚至有毕业生认为,即使没有高学历也可成为送餐员,甚至在线上当“网红”。

Advertisement

但“网红”是否就是低学历的代名词?

律师杜韩念认为,并不赞同网红相等于低学历的说法。

他说,我国网红Top10中多为中学学历,给人们一种“不读书就可以当网红的定论”。

他表示,就好比世界前10企业家多没有大学学历,让人们误以为不用读大学也可以成为世界前10企业家一样,是个错误的定论。

他今早作客《东方日报》与国营电台Ai FM合作的《开讲东方议题》时说,拥有高学历者也可以成为网红。

“若反向思考,当这些学生拥有较高学历时,是否也能帮助他们创作更有深度和影响的内容,为其网红事业提供助力呢?”

杜韩念说,当网红和读书并不冲突;而学习的本质是提高个人的文化修养。

他说,人们经常看到网红的光鲜亮丽,却忽略了一些盲点。

“很多人都认为当网红是个很简单的工作,只需要吃喝玩乐,偶尔直播带货或是拍摄一些笑点十足的影片就可以了,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我们需要不断构想视频或文章内容以及如何提高流量等。”

他指出,自己认识的网红中,就不乏工作压力大不输给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杜韩念也是一名两性作家,他认为许多孩子都因为家境优越,不曾出来体验工作的不容易,因而建议让孩子在假期期间到外打工,以体验工作的不容易。

“人们对网红还抱有一个盲点,即忽略了成名以后所需承受的代价。当这些中学毕业的学生在心智尚未完全成熟之时,成为网红而爆红,他们是否能承受成名以后的代价?他们是否能承受网络上排山倒海的攻击?”

他认为,人最幸福的时候是在于从事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当然,若学习不是自己的强项,年轻一代应寻找自己感兴趣并有空间给予发挥的平台。”

询及网络行业是否能成为以后的趋势时,他说,目前仍无法预测未来的发展趋势。

“网络信息是转瞬即逝的,因此网络创作者或网红需要不断出现新内容和话题,否则粉丝就会因失去新鲜感而逐渐掉粉,最终只留下时代所需的网红。”

无论如何,杜韩念认为,成为网红是需要集气天时地利人和的,但站在自己也是一名家长的角度而言,他更鼓励孩子们继续升学,充实自身的文化修养。

“网红不是一蹴即成,而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升学是一项风险较低,较有保障的事情。”

苏仪芳:准备就绪后才考虑是否投入网络事业

精算师苏仪芳认为,群众习惯性对新鲜及具有话题性的东西产生追捧心里是必然的,但是否仅局限于网红形式,则暂不得知。

“群众在追随具有新鲜感的话题是本质上不会改变的,但随著时间的发展,这种追随心态是否仅局限于网红的形式,则不得而知。”

询及如何看待网红时,她认为,网红是以流量、商业元素以及结合时代需要的内容来帮助自己获得收入的群体;若仅是对制作短视频或文章感兴趣,但成品具有爆点和流量也可被归纳为网红。

苏仪芳同时也是马华发言人,她表示,斜杠青年已并不少见,因此不会阻止年轻一代同时兼顾成为网红和求学。

“我们没必要通过牺牲某件事情来成全另一件事情,如果全心全意求学后才成为网红,也并不见得高学历就是高流量的保证,因此我认为成为网红和读书,这两件事情并不冲突。”

她鼓励年轻一代,若认为自己不是“读书的料”,应寻找自己可以学习和掌握的东西。

“假设孩子并不是读书的料,反而对制作短视频,剪辑等方面感兴趣,我反而鼓励他们寻找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学习一技之长;但他们若存粹认为成为网红(或内容创作者)比较容易赚钱,我反而不赞成他们以这种心态进行。”

无论如何,苏仪芳也提醒年轻一代,若选择成为网红,应做好承受成名以后将面临的事情的心理准备。

“网红这种面向群众的工作,时刻都需要面对来自大众的指指点点;因此如果选择成为网红,你们是否准备好将自己放在阳光下,接受别人的检视?”

她指出,网络就好比经商,需要知道价值在哪,以及是否能够解决手中的需要;惟对于年轻人后续的职业规划而言,她更鼓励年轻一代把握升学机会,先升级自己的装备,通过求学,学习和积累知识和文化素养,才考虑后续事宜。

《开讲东方议题》 :网红是否是低学历的代名词
嘉宾:杜韩念(两性专家、律师),苏仪芳(马华发言人、精算师)
主持:Shuleen丘淑霖、JC劲程、叶恩慈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