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克骏。

山打根10日讯|民兴党伊罗普拉区州议员张克骏说,市场上的原棕油(CPO)价格自上个月起大幅下跌,导致许多小园主受冲击影响。

Advertisement

他说,根据大马原棕油(MSM)制造商向大马棕油局(MPOB)报告的价格,大马原棕油的月平均价格现已达到超过上个月每吨4063令吉的水平,而目前市场上油棕新鲜果串(BTS)的价格,也下跌至每吨750至800令吉之间水平,对油棕种植者尤其是小园主的收入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张克骏指出,根据大马棕油局记录的油棕价格历史,每吨棕价格从未超过1000令吉,然而根据今日的市场价格,市场上的棕油价格大幅下跌,种植者的利润越来越少。

他说,原棕油价格在2020年中期出现大幅上涨,并打破了2021年1月至2022年5月在马来西亚油棕行业历史上的最高价格纪录;然而原棕油价格之后却在2022年6月时大幅下跌,与2022年5月的每吨6873令吉相比,价格下跌了11.2%至每吨6106令吉。

张克骏还说,由于全球市场上的大豆油(SBO)和原棕油价格都下跌,当中原棕油价格从6月开始就急剧下跌;因此与2022年6月的原棕油价格相比,7月初的原棕油价格也继续下跌。

他指出,由于棕油价格急剧下跌,间接对油宗种植者产生了很大影响;因为他们还必须支付工人的工资,同时必须向内陆税收局缴纳7.5%的棕油价格固定税和20%的固定税。

「油棕价格的突然下跌不仅是油棕种植者关注的焦点,而且油棕领域的工人短缺也在减少,同时由于缺乏在油棕种植园工作的工人,试问又如何获得更多的棕油?因为几乎所有农场的工作类别都出现了下降,其中降幅最大的是园丘工人类别,例如播种肥料、除草和修剪。」

张克骏指出,收割工人和油棕新鲜果串的收集者现在也在减少,而这种劳动力短缺问题应该得到明智的解决,因为它会影响棕油种植业的竞争力。他说,种植业缺乏工人问题在过去10年都一直存在,但政府却没有采取更多措施来解决问题,因此敦促政府应该更积极地克服问题,以便可以立即解决行业缺乏工人的问题。

另一方面,张克骏也质问政府,政府每年征得的10亿零6300万令吉棕油销售税,又分配用在了哪里?为了什么?为什么不用于补贴或员工保障?当人们痛苦时,沙巴州政府应该对人民更加灵活,不要只是保持沉默。

「沙巴州政府应该争取7.5%的固定油棕税不被送到半岛,因为这是沙巴的收入。试问为什么要与半岛共享?员工保证每人2000令吉以上,而这个价格是不是太高了,不能保证工人?员工担保金也支付给半岛,而沙巴正面临工人短缺的问题,他们是否也参与解决沙巴该行业缺乏工人的问题?」

张克骏强调,沙巴州应该有本州专属的棕油法,不要只依赖半岛的大马棕油局(MPOB),因为沙巴和半岛的情况不同,尤其是与缺乏工人有关的问题,而沙巴的基础设施也不同于半岛。他说,各界也可以看到乡村道路需要更多的分配,而本州的山路与半岛的情况明显不同。

他补充说,东马种植人协会(EMPA)、大马棕油协会(MPOA)、大马棕油理事会(MPOC)、沙巴种植者协会,应该联手为沙巴开发一个特殊的沙巴棕油委员会(SPOB),确保棕油税不被带到半岛。张克骏指出,进行整合后,沙巴就可有更多专业油棕工厂如棕油精炼和化肥,有助于克服过去几年出现的工人短缺问题。

「收入和税收也不需要带到半岛,此举让沙巴可以进一步改善沙巴的基础设施,不必依赖联邦政府。」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