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都是这样演的……深夜广播电台时不时就鬼影幢幢、隐声阵阵,阴森森的,令人毛骨悚然。对于在电视台报了23年新闻的陈嘉荣而言,电视台、电台就犹如他的家一样,他坦言,在电视台化妆室里最常听到的,除了是政商名流的八卦消息,再来就是发生在电视台里的鬼故事。关于在电视台的灵异事件,他不仅曾听闻,也有过亲身经历。

Advertisement

“很多年前,我还在新加坡电视台工作。那时有一位共事的剪辑师,他是肾病患者。”陈嘉荣续说,该剪辑师习惯涂抹一种独特的风油,所以身上经常会散发一种独属的味道。“他有段时间因病请假,不久后,就收到他去世的消息。”然后,恐怖的事情就来了,陈嘉荣表示,在剪辑师去世后,剪辑室每晚都会传来一阵属于“他”的味道。

还有次,陈嘉荣疑似和“好兄弟”擦身而过。“当时我和同事走在一个狭窄的走道,突然感觉一阵风在身边刮过,就好像是有人在身边快速走过一样,速度快到就连衣袖也翻起了。”陈嘉荣坦言,当下心打了一个冷颤,然后转头望向隔壁的同事。“同事的脸色不太对劲,我就问说:你也有感觉到?这时同事默默点点头说是。”针对除了墓地、医院和学校之外,电视台、电台被喻为阴气最重的地方,陈嘉荣表示赞同。但随后他理性分析道,其中一个原因可能是从事电视台、电台工作的人想像力都比较丰富,所以很多时候是真撞鬼,还是幻觉,也傻傻分不清楚。“另外一个原因也有可能是电视台、电台的室内温度会比较低,因为要维护仪器,而低温度也给人感觉比较阴森。”究竟是撞鬼还是幻觉,他自己也说不上来,但他说,曾经有一位同行在电台做节目的时候,突然被“无名掌”巴了一把。“这个是切肤之痛,应该不是幻觉了吧?!”

不过他说,有时确实是自己吓自己。“有次也是在电视台剪片剪到凌晨1点,然后从3楼搭电梯下楼,电梯门一打开,就看到一个烂脸的人站在前面。吓到我直接大喊!”后来才发现原来是电视台的演员在拍戏。“其实我会吓到是有原因的。”原来,在这之前,他的同事在办公室里遇到一件很可怕的灵异事件。“我们的办公室是在3楼的尾端房,有次我在1楼的剪辑室剪片,他在3楼写稿。”大概也是凌晨1点多左右,同事突然打电话给陈嘉荣说,赶快一起回家,剩馀的工作明天才处理。“当时的我不以为意,就和他一起回家。”随后同事才告诉他说,原来当天他在三楼办公室写稿时“撞鬼”。他根据同事形容说道,写稿到一半,突然感觉有人走进了办公室,然后打开了茶水间的水喉。同事当下不以为意,以为是陈嘉荣。直到水喉的水流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之久,同事感到奇怪,正要把视线从电脑望向茶水间的方向,却突然瞄到“那个人”没有脚!

电视台、电台以外,我的撞鬼故事!

陈嘉荣说自己不是敏感体质,但他却有一箩箩的鬼故事可以分享。“最近一次是和家人一起到适耕庄旅行,沿路经过很多油棕林,因为没有街灯,路上也是黑漆漆的。这时我的大侄女就多口说道:‘这里酱黑,会不会有鬼的啊?’”话才说完,坐在后乘座的小侄女就突然放声大哭,甚至哭倒在陈嘉荣的母亲身上。“我们一再追问她发生什么事,她才指向窗外说道,那里有一位女鬼在看著她,所以她感觉很害怕。”还有一次同样是和朋友一起到适耕庄,回程路上,他看见一位背著羽毛球的摩哆骑士。“我是在小路遇见了他,然后我们超越了他出了高速公路。”奇怪的是,在高速公路上,陈嘉荣又突然看到了同样是背著羽毛球的摩哆骑士。“当下我就心想,一个摩哆骑士怎么有可能会超越我们?”不过他自我安慰说道,或许是在小路等待交通灯时,该摩哆司机没有遵守交通规则,所以速度比他们快。“然而,诡异的事情又再度发生,当从吉隆坡到瓜拉雪兰莪高速大道(Latar)转向南北大道(NVKE)时,我又看到了他…”

无论如何,他说,最重要是互相尊重。“所以对于一些人刻意去鬼屋探险、探灵,我是不能理解,因为感觉是刻意去冒犯对方。”他说自己算是比较理性的人,所以每当遇到一些诡异的事情时,他不会贸然断定是鬼怪之说,然而遇上无法解释的事情时,他会选择尊重。访问结束前,他忍不住分享朋友的故事。“我的一位朋友到北部旅行,然后在酒店里遇到了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他在房间里一直听到敲门声,但打开房门却没有看到人。“更可怕的是,当他想透过门上的猫眼看看是不是有人在捉弄他的时候,他看不到任何人,却依然还听到敲门声……”听到这里,当所有人都以为该朋友会冲出房门时,他说,朋友却选择躲在被窝里,然后还听到热水器自动煮水,甚至还听到泡咖啡的搅拌声。“我确实觉得他很勇敢……”

陈嘉荣认为,鬼之所以可怕其实也是电影、电视剧带出来的效果。“我们很少人可以看到鬼,所以对于鬼的想像都是来自电影、电视剧里的情节。”所以究竟是真撞鬼还是幻觉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