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我被神明挑选作为乩童,但对于鬼神之说,我之前还是半信半疑……”今年32岁的张国民,人称良师傅。他是“中坛庙”的庙主和乩童。“我是在约莫17、18岁的时候突然被哪吒三太子附身。”张国民说,根据妈妈的转述,三太子钦点他当童身,替神明办事。老实说,当时我是蛮抗拒当乩童的,因为成为乩童是一辈子的事,他不像一般工作,不是说你累了,不想做了,就可以丢信辞职。”而他当初之所以妥协是因为和神明约法三章。“我和神明说,要我当乩童不是不能,但必须保我家庭无忧、保我三餐温饱、保我有钱。”他说,父亲在自己六年级的时候经历生意失败,加上公公去世,进而欠下一屁股的债务,最终无奈申请破产,一家人过著节衣缩食的困苦生活。

Advertisement

神明履行了承诺,让张国民也必须遵守许诺。不过他说,“初期,我还是半信半疑,甚至挑战神明说,如果你真的那么灵验,现在就马上停雨(当时正在下雨),然后马票中我的车牌。”不知道是神明显灵还是那么巧合,天公还真的停雨了,车牌也开奖了。“自此之后,我就下定决心要把这份职业做好。”他目前在多国都有设立“中坛庙”分庙,为万千信众排忧解难。他分享,在成为乩童之前,需要经过“坐禁”过程,学习清心寡欲,包括:3年不能有娱乐活动,不能接近女色等等。那时候的张国民仅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处在精力旺盛的阶段,他坦言:“‘坐禁’过程真的不简单!”

他说,乩童讲求与神明的“缘分”,所以不同的乩童,有让不同神明附身的缘分,而他除了哪吒三太子之外,数年前更被二伯爷相中,要成为中坛庙的副神明。“我第一次见到大伯爷、二伯爷是在我家草场对面,当时我在扫庭院里的落叶,然后感觉到有人在对面的草场望著我。”随后他真的走向前去看,他看到两个非常清楚的影子,一个身材高瘦和一个身材矮胖。“我过后对照大伯爷、二伯爷的神像,就是它们俩位。”有鉴于此,由他主理的“中坛庙”目前主要供奉两位神明,包括哪吒三太子和二伯爷。“哪吒三太子一般处理的事情包括健康问题、小孩、求子等等;而二伯爷则是生意纠纷、升官发财等等。”

拥有敏感体质,随时都能看到“好兄弟”

张国民坦言,对他而言,因为拥有敏感体质和阴阳眼,所以365天都是那么猛。“一般来说,清明节、中元节是阳间最阴的时候。”他解释,在佛教,中元节就是回向功德月。在这期间,其实是很多冤亲债主或是“第二世界”的人,他们会到来阳间借取一些回向和一些功德之类,所以这段时间,阳间确实到处都会有鬼魂的存在。“有一年的7月节,因为一直下雨,所以一直还没有拜到好兄弟。”有天晚上,他出夜街,然后在十字路口上看到一位老婆婆。“当时我心里就有一个想法:今年还没有拜祭到好兄弟。”随后他准备的祭品进行祭拜,当他化好金子,抬头一看,已经看到很多“好兄弟”正在等待。

他不忘分享自己遇见好兄弟的故事。“有次我到东马出差,入住了当地的一间酒店。”他说,一踏入房间,感觉就已经很不对,但他不以为意,却没想到,睡到半夜时,突然有一个“女鬼”出现掐住他的脖子。“随后我才发现,原来该酒店位于三岔路口,非常猛。”从事乩童一职,他坦言,很压力。“很多人会觉得我们的工作轻松、容易,却不知道我们背后承受无比的压力。”他举例,有信徒来问寿命,虽然明知道对方的寿命已尽,却因为不可以透露天机,不可以明说。“当他们离开人世后,他们的家人就会把罪名赖在我们的身上,觉得我们是神棍。”他说,信徒可以把罪名赖在他身上,但他最不忍心看到父母被人唾骂。

从事乩童工作接近15年,他分享一个印象最深刻的案子。“一名患病的老爷爷因为无法忍受病情带来的痛苦而选择吊颈自杀,在治丧期间,他附身他的媳妇身上作恶,甚至一度要危害媳妇的生命。”随后他的儿子便带他来见二伯爷,和二伯爷的谈判过程中,该老爷爷指,他要取走媳妇的生命,因为媳妇在他生病期间,没有给予照顾。“不过最后在二伯爷的劝阻之下,老爷爷终于愿意放掉怨气。”张国民说,这个案子也是希望带出百善以孝为先。

黑白无常的背景

“生无常,而死有分”,一般人对黑白无常的印象,大多是黑无常著黑衣,白无常著白衣上,如果一旦看到黑白无常二人,就表示自己阳寿已尽,应该准备后事了。但是,在民间的一些习俗和文化中,黑白无常也不一定是如此令人害怕的。有一种说法是,如果遇到了黑白无常,只要向其乞讨一些东西,日后必定是大富大贵。而且在民间的一些地方戏剧表演里也可以发现,有时黑白无常会以财神自居,并且在头顶高高的帽子上写著“一见生财”。

大伯爷、二伯爷,两人生前为衙门公堂的捕快。大伯爷爷身材高瘦,二伯爷矮胖,非常喜欢儿童。尤其二爷因身材关系,常作为孩童嬉戏逗趣的对象。常常看到二伯爷与孩童在街上追逐游玩,大伯爷、二伯爷对孩童的恶作剧都不以为意,是孩童的守护神。

两位将军生前义同金兰情同手足。有一天一同出外办事,大伯爷忽然发现忘了带东西,为了怕走失就一再叮咛二伯爷要在桥上等待,不见不散,大伯爷就赶回去拿东西。没想到此时忽然发生洪水,水逐渐快淹没二伯爷,但二伯爷想到大伯爷临走前的叮咛就是不敢离开桥上,因而被淹死。大伯爷赶回来发现二伯爷已淹死,知道是为了等自己而死深觉对不起兄弟,于是大哭一场在桥墩上吊而死。城隍爷深感两人义薄青天遂收为帐下部将,且从捕快直接升为将军,是城隍爷帐下六将军中排名第一及第二,故称大伯爷、二伯爷。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