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国南(坐排左2起)陪同郑书婷和李嘉良召开记者会,叙说存款被无故转走的事件经过。

(怡保19日讯)一名26岁华裔女子储存在银行长达8年的血汗钱被无故转走,令她深感心痛,同时该笔存款也是她用以备用缴付疾病复诊的医疗费。

Advertisement

该名女事主郑书婷指出,她于7月14日前往某间银行提款机提款时不成功,随著上线登入户头也不果,于是向银行查询,才知户头已被骇入,于前一天(13日)被转走多达2万7200令吉,而户头只剩40馀令吉。

她表示,她在发现此事后,已第一时间拨电给银行方以及向警方报案,随著时间已过去一个月,她再三追问银行方,惟至今仍未获取任何调查结果 令她感觉银行方在敷衍了事。

她也指,在此事发生后,她对存款在银行的安全性存疑,因此已将另一间银行户头的存款领出,自行存藏防止被盗。

她与30岁未婚夫李嘉良今天在马华霹州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刘国南陪同下,在记者会上,如是指出。

她表示,她自去年患有女性疾病后,需每3个月定期复诊一次,花费约2000令吉,而被无故转走的逾2万令吉是她用以预备缴付复诊金的存款。

她指,本身是一位行政人员,在该笔款项被盗提后,她仍可依靠工作薪资承担生活开销,惟在缴付医药费方面,需家人帮助分担。

询及在存款被转账时,她有否接获任何通知时,她指,本身不曾接获任何短讯和一次性密码提示,同时补充她将提款和转账的上限额订于5000令吉,惟在此事上,她发现盗提者已经更改她的取款上限。

她指,经过银行方提供的资料,她的户头于7月13日被线上转账6次予2名陌生人士,而在资料上并没显示对方的户头,因此相信是转账至电子钱包。

她也强调,虽然本身有线上购物,惟并没有绑定银行卡或线上转账,同时也不曾下载任何可疑的软件和点击链接,更是鲜少使用公共无线网络(Wifi)。

“我感到很心痛,这是我辛辛苦苦赚取的血汗钱。”

李嘉良则指,书婷是自18岁开始自力更生打工赚钱,从薪资只有900令吉,至目前月薪超过2000令吉,皆是她一人脚踏实地辛苦赚取的血汗钱,却不料在一天之内就被盗取。

刘国南则指,银行存款遭盗提的事件接二连三发生,令人民充满不安和质疑,到底钱存放哪里才安全?

“银行似乎变成了公共停车场般需自行承担存款风险?”

他促请政府、国家银行、警方及各个相关机构高度关注,并寻求对策遏止国内仍然频密发生银行存款被盗提的安全课题,解决民众在此课题上的各种隐忧。

他说,银行系统应会清楚记录任何一份钱的转账过程,而那么大笔存款被转移必有迹可循,到底是安全网出了问题,还是内部人为问题,当局务必彻查清楚并给民众一个交代,毕竟这是关乎所有人的切身利益问题。

他也主张我国财政部应联合国家银行、警方及各个相关单位,成立专案小组,设立 24 小时专线,特别应对此类存款遭盗提的案件。

“有关单位需要强化户头监控系统,一旦发现异常转账,专案小组立刻采取应对措施,包括第一时间联系户口持有人,采取拦截行动,冻结接收汇款的户口,尽力保住百姓的血汗钱。”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