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适逢我国独立建国65周年及马来西亚成立59周年,我想借此延续去年就国家议题的探讨,对这片心爱的祖国大地表达一些个人浅见。

Advertisement

如今虽非乱世,但我不否认我们正生活在一个局势动荡的时代。纵使马来西亚与世界各国的新冠肺炎疫情正过渡至地方性流行病阶段,但其威胁依然不容小觑。美中两国紧张局势升级,加上俄乌冲突扰乱全球物资供应链,更是雪上加霜。随之而来的通膨率飙升和贫富差距扩大,引发社会倒退,全球人类数十年的努力付诸东流。

有鉴于此,身为马来西亚人的我们有必要迅速采取行动,重新认真审视我们的定位与方向。大时代下,我们该何去何从。

首先,我来梳理过去12个月以来国内的一些正面积极发展。

我国首相与希盟领袖首开先河签署谅解备忘录,成功稳定政局并推动我国政治制度的改革转型。反跳槽法已在宪报上颁布,政治献金法案也将在短期内提呈国会。如此一来,作为国家最高立法机关的国会得以发挥制衡作用,独立性大大提升。

更关键的是,谅解备忘录的签署跳脱传统思维框架,将“竞争与合作”的概念引入我国政治体系,为马来西亚政治带来一番新气象。此举非但促成政治上的稳定,更有利于国家在疫情后的全面复苏。因此,我们需要更多类似的真知灼见,促进国家社会的进步发展。

再者,政府推出的各项政策成功缓解了国人因生活成本高涨带来的严重冲击,B40群体尤甚。但政策背后需承担的,是近800亿令吉补贴的庞大且不可持续的代价。

“善治病者,必医其受病之处;善救弊者,必塞其弊之源。” 这些权宜之计固然能够暂时解决燃眉之急,但我们人民真正需要的是一套高度凝聚、整体连贯且可协调的长远政策,以提高国家生产水平和国民收入。

而更令国人为之担忧的,是某些当权者似乎只关心政治,不关心政策,实不可取。

在我们努力为国家建设一个更美好、更进步、更包容和更可持续的未来时,难免会面临许多障碍和困难。

首当其冲的,就是我们必须承认我国民族团结有待加强。国民的多样性并不是分裂国家的罪魁祸首,反而是我国弥足珍贵的宝藏。只要大家互相尊重、互相包容,这将是我们国家丰富且强大的一股力量。因此,我们必须竭尽所能消除一切危害种族、宗教和文化的有毒言论。

其次,就是教育。人尽皆知,我国教育体系急需进行大规模改革。若不立即应对,我们的孩子和国家恐怕将面临贫困与苦难的未来。

在全球化的世界中,我们的孩子面临的竞争不仅是来自邻桌的同学,更是来自于国界之外。然而,当今马来西亚年轻人英语水平下降的现象令我十分担忧。

马来语是我国的国语,学习和掌握马来语是理所当然的。然而,作为一个贸易国家,英语是必不可少的国际贸易与商业语言。缺乏流利的英语,可能会成为马来西亚繁荣进步的主要障碍之一。况且倘若我们能够掌握更多的语言,我们国人在这个全球化世界中能够探索的机会将会更多。

此外,阻碍国家发展的另一个主要障碍就是普遍存在的腐败问题。这一点相信不用我多说,这类丑闻在我国社会屡见不鲜。

腐败就犹如癌细胞,肆无忌惮地从内到外摧毁一个国家、一个社会。若我们没有根除腐败的觉醒,就如同饮鸩止渴,等待我们的只有自取灭亡的结局。

一个巴掌拍不响,腐败这件事同时涉及给予者和索取者。要铲除腐败,我们不但需要在没有恐惧或偏袒的情况下执行强而有力的法律,还需要我们所有人在思维和文化上的转变。那我们该如何实现呢?

所幸,近日我国法院就一些重大腐败案件做出了公正严明的裁决,这点重燃了我们国人的希望。独立完整的司法体系吹响了号角,国人期盼已久的反腐败战争正式掀开序幕。

最后,我还想提及的一点,就是在关注国家政治和社会经济问题的同时,我们必须密切关注气候变化对人类生存带来的威胁。

时至今日,推动可持续发展议程已不再是一种选择,而是当务之急。实际上,相关道路都已经被规划好。2015年,联合国通过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简称SDG)制定了一个可执行且全面的路线图。

不过要实现这17个可持续发展目标,绝非光靠政府就能做到,而是需要社会上各方面的参与和承诺,包括私人界、学术界、民间社会和你我每一个人。

亲爱的马来西亚,我们荣辱与共。

心怀的马来西亚公民
丹斯里拿督斯里谢富年博士 敬启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