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晋15日讯)砂拉越全民团结党主席拿督斯里黄顺舸州议员强调,该党所做出的所有国选相关决定与决策乃是在与行动党谈判破裂后衡量出的抉择和行动。

Advertisement

他今日傍晚针对砂州行动党主席张健仁国州议员抨击他乃是狐狸尾巴露出之时的言论,及时做出以上回应。

他说,行动党拒人于千里之外在先,坚持一席不肯退让,才导致砂团党与行动党之间的谈判面对瓶颈,无法再继续进一步协商。

他说,如今,该党只是初步与肯雅兰党宣布各自出征诗巫与南兰国会选区,就迎来行动党的”秋后算账”。

他指出,事实上,他先前就无数次表明,砂团党的大门永远为其他反对党而敞开,大家都可以心平静和地磋商,只要前提是为了砂拉越人民谋取应有的权益与利益,一切都可以商量。

他称,无奈的是在与行动党的几次圆桌谈判中,后者的态度十分强硬,既不想让出原先行动党赢下的选区,更表态一席不肯让出。

黄氏指出,在这种情况下,谈判根本不具意义,无疑是在浪费时间,因为对方根本没有释放善意,再拖下去也是耗时间,倒不如争取时间与其他本土反对党进行国席攻打分配来得更实际。

他透露,在与肯雅兰党商量过程中可说十分顺利,因为对方有商有量,大家都愿意就国席分配做出应有的让步,这才是谈判的意义所在!

他声明,尽管砂团党提倡本土政党主义,而肯雅兰党鼓吹独立,但是两党的最基本根源都是属于砂拉越道地的反对党,大家拥有共同敌人,那就是砂政盟。

拿督斯里黄顺舸进一步表明,砂团党与肯雅兰党眼见与行动党谈判无果,唯有双方联合其余本土反对党协商,一起努力抗衡砂政盟,避免大家互相残杀。

他不解的是,行动党原先在谈判中态度高傲自大,甚至认为已经无法再进一步商榷合作,等同已经将谈判大门关闭。可如今却责怪砂团党与肯雅兰党在没有知会行动党的情况下,对外宣布攻打诗巫与南兰选区。

“行动党既不肯拿出诚意合作,又在我们做出以上宣布后怪责我们,是否太过分了?难道其他本土反对党做出任何决定都要咨询行动党的意见?是否要所有本土反对党以你为首?这也未免太唯我独尊了。”

对于张健仁一再抨击砂团党是为砂政盟制造胜利机会,黄顺舸反击对方已经黔驴技穷,江郎才尽,在找不到更好的攻击理由后只能一再重复用这种方式硬为砂团党扣上这顶帽子,这种莫须有的罪名,砂团党不会理会,一笑置之。

“我乃至于整个砂团党如果是砂政盟的傀儡,今天的我又为何依然是反对党?为何当初我在权盛之际选择辞官去当反对党?我有我的理想与奋斗目标。”

另一方面,他坦诚以他的年龄来说首次出战国会选区确实令人感到意外。但是行动党当初可以拥戴高龄93岁的敦马哈迪为首相,如今却对他加以讽刺,似乎张健仁忘了509希盟是如何吹捧马哈迪的种种言论和行为。

“每一个中选的国会议员都是从第一次出战一步一脚印出线,张健仁又何尝不是呢?”

他感到疑惑,为何轮到他身为州议员又出战国选时,张健仁却认为其做法匪夷所思?是否认为只有他张健仁可以做到,其他人不够格?

他强调,砂团党倡导本土政治主义,然而更认为必须有更多的国会议员代表在联邦政府里,方能为砂州争取更大的权益,为砂州人民谋取福祉。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