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女王走了,你会向她献花致敬吗?你认为大马等前英殖民地国家,应该降半旗以示哀悼吗?

Advertisement

或者,你认为英国过去到处侵占他国领土与财富,女王是王室的最高代表,那么,一个海盗世家的女主人死了,有什么值得哀悼的?

这么说似乎对英女王大不敬,甚至有点犯天下之大不韪。君不见全球各地的英国领事馆前,都是长长的人龙,排队吊唁?

即使在前英殖民地香港,也有不少民众在烈日下排队数小时,向女王遗像鞠躬致意。甚至有港青一身黑衣下跪献花,哭成泪人,如丧考妣。

还有人痛斥港政府没有下半旗,是对前宗主国的“忘恩负义”。此立论之奇特,犹如奴隶后代对昔日主人的剥削“感恩戴德”,其脑洞之大开,叹为观止。

BBC中文借机炒作有关新闻,指这是港人以“恋殖”情怀(眷恋前殖民宗主国)来针对《国安法》的政治表态。

毫无疑问,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生前严守君主立宪体制,虽然地位崇高,却从未越界干政。她严以律己,形象端庄尔雅,对王室尽责到最后一分钟,可谓全球皇族的典范。

然而,网络时代毕竟不再是盲目崇拜皇权或神权的十七、十八世纪,更不是“皇恩浩荡,唯王命是从”的年代。在世人一片缅怀与歌功颂德之中,也同时出现了不少反殖民、反封建皇权的声音。

连英国本土也发生民众抗议王室和君主制,而遭警方逮捕,引发钳制言论自由的争议。

甚至,曾有名人高调直呼,英国必须正视反省殖民历史的错误,否则无法向前迈进。这可不是我说的,而是英女王的孙子哈里王子说的。

缅怀英女王

在大马,同样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有些人至今仍认为,大马独立后,国家实行种族政策,把非土著打成二等公民,华人地位不升反降。反观英殖民时代,白人虽高高在上,至少本地各族一律平等,没有谁需要看谁的脸色。

同时,“幸好”有英殖民政府,给马来亚这个蛮荒之地,开发了许多矿产、园坵,建设了铁路、公路和港口等基建,更给国家的三权分立、法律制度等,打下重要基础。

另一边厢,也有人说,对前殖民政府的缅怀,是对英军残害及奴役大马子民历史的无知,亦是封建社会的奴性表现。情形就如一些台湾人,漠视日军杀害数十万当地人的史实,如今却认贼作父,视日本为“母国”,同样无知和自作贱。

当然,亦有评论表示,缅怀英女王,与支持殖民主义无关,纯粹是对一位“伟人”的致敬。再说,女王上位时,英国已实行君主立宪制,所有的内政或外交,都基本上与她无关,更说不上为过去的殖民历史负责。

不过,印度人可不这么想。有人做过统计,英国人过去从印度一共掠夺了45兆英镑(约235兆令吉)的财富,相等于今日英国20年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女王皇冠上最大的那颗钻石,名为Koh-i-Noor(波斯语,意思是“光之山”),重达105.6克拉,价值无法估算,是真正的无价之宝,也是来自印度的“礼物”。多年来,印度一再要求英王室归还,却不得要领。

少了几颗钻石,英王室不会变穷,但如果女王生前把这颗带不走的钻石归还印度,会不会赢得更多的敬意和掌声?是不是更符合“伟人”身份?

事实上,大英博物馆展出的重点文物,无一不是当年英国从世界各地搜刮掳掠而来。唯有西方这种满口自由民主人权的所谓文明大国,才有足够厚的脸皮,把贼赃当家传宝贝公开展示。

最悲哀的是,居然有本地网民认为,必须感谢八国联军把大量中国文物抢走,否则这些珍贵遗产势必难逃文革浩劫。还说,圆明园是满清鞑子的产物,烧了不是帮汉人出一口气吗?

言下之意,好比有盗贼把你家杀光烧光,但将年幼的你带走,贩卖给富贵家庭;日后你长大成才,还必须庆幸当年盗贼把你从父母身边抢走,否则你极可能沦为乞丐。

这种奇葩言论,也和年前香港考题“日本侵华利多于弊”同出一辙,纯粹是反中人士被内心仇恨蒙蔽良知,而不惜扭曲三观,反黑为白。

要知道,日不落帝国最辉煌的那几百年,就是人类历史最惨绝人寰、最无人道、无人权的岁月。所有殖民地原住民不是被种族灭绝,就是被剥削奴役。海盗国把殖民地的财富搜刮一空,成就了自家的工业发展,以及日后的先进文明社会。

贪婪的西方

想像一下,英国绅士在黑奴细心打理的优美庭园,手里捧著以鸦片换购的中国青瓷茶杯,喝著印度茶奴种植的红茶,笑谈殖民国家的落后与愚昧,是不是一副挺有意思的画面?

无怪乎,至今仍有许多傲慢的盎格鲁萨克逊族,认为西方拯救了愚昧的世界,为人类文明作出“伟大贡献”。福克斯新闻主播卡尔逊,日前以近乎羞辱的语气,说“英国为印度带来现代文明”,即为一例。

也无怪乎,至今仍有许多前殖民地遗族,对旧主人心心念念,躯体虽然自由了,灵魂依然甘愿被奴役。

而现实是,除了极少数地区如新加坡和香港,几乎所有前西方殖民地,至今仍处于贫穷、落后及政治动乱的状态。这也是贪婪的西方国家,吸乾了殖民地的血后,留给当地人的烂摊子。

这就不难理解,何以女王之死,引发不少非洲国家提出追算英殖民的旧账,也有牙买加、澳洲、加拿大等民众,呼吁撤除英王作为国家元首的象征,改为共和制。

如今,旧殖民时代虽已和英女王一同走入历史,西方白人对有色人种的殖民心态,却仍蠢蠢欲动活力四射。在新冷战思维,以及军事与科技霸权主义的扩张下,谁说这不是盎萨族“唯我独尊”的傲慢,以及对世界新一轮的殖民?

以英女王的威望与睿智,在位70年亦无法脱下殖民霸权的历史包袱。如今英国面对半世纪以来最严峻的通膨与能源危机,而刚上任的特拉斯首相,被视为历来最烂的一位,除了跟在拜登屁股与中俄对著干,看不出她有什么能耐扭转乾坤,极可能又是一位短命首相。

在这般态势下继任的查尔斯三世,既无女王的魅力,更缺她那份坚毅与沉稳,以世人对他的了解,基本可断定新国王难以有何作为。

最终,在英国出现真正的“明君”,拥有足够的道德勇气和智慧、为过去暴行认错并忏悔之前,英王室唯有继续背负血腥的历史包袱。

至于,英国从日不落迅速走向日落,则已成定局。

就这一点,我诚心为英女王表达哀悼。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评论: 黄金祥(不知天命的市井之徒,沉迷武侠世界,畅游复仇者宇宙。兴之所至,拔笔为剑,快意江湖。)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