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日前声称,战胜新冠疫情的终点已出现在眼前。他作出这样声称的基础是全球死亡病例已开始下降,死亡病例已降至2020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人类的生活应该很快就可以复常。

Advertisement

香港的知名地产代理商人施永青表示,这样的成绩是人透过自己的努力达致的吗?看来并非完全是。人虽然发明了多种疫苗,但这些疫苗并未有能力令接种者不受感染,其最大的功能只在于避免重症,减少死亡率罢了。疫苗并没有令人类可以安枕无忧。

另一方面,死亡率的下降,亦不完全归功于疫苗与特效药的出现;死亡率下降更可能是由于病毒在演化进程中,自行选择了一条不害死宿主的路线。事实证明,即使在一些既缺乏疫苗,又没有特效药的落后国家,他们的死亡率亦随Omicron的出现而逐步回落。

现时,先进国家的优势,主要呈视在医疗系统的完备上,至于在阻止病情蔓延方面,先进国家并不做得特别出色。我完全看不出人类在哪些层面已经战胜了新冠病毒。

现实是,很多国家在力战病毒一段时间后,民众大都呈现抗疫疲劳,最后更为了经济利益,不惜牺牲老弱,选择向病毒「投降」,转而采取不设防政策,任由病毒在全国肆虐,美其名为与病毒共存。

幸好,大部分采取与病毒共存的国家,疫情并没有出现太大的恶化;反而随着受感染的人口日众,逐渐形成群体免疫效应。疫情因而见顶回落,出现日渐消退的迹象。

这种情况的出现,令一些曾经积极抗疫的国家,如新加坡、日本、新西兰等,亦放弃了原有的相对严紧的抗疫措施,改为采取与病毒共存的策略。

这也很难怪这些国家,新冠病毒的确很难对付,原因是它们的变异能力实在太强了。在短短不足3年的时间里已经异变了很多次,还可以演变出很多亚种。结果是一波未落,一波又起,叫人类疲于奔命。

幸好,新冠病毒的演变趋势是,传染力日高,致命能力却日弱。很明显,病毒是在学习如何适应更好地在人类体内生存。传染力强,有助病毒更快地找到更多可供繁殖的宿主。致命能力弱又令宿主可以持续供病毒繁殖,避免出现影响病毒生存的生态大灾难──宿主死亡。

此外,传染力强令人类的防疫政策徒劳无功,最终只好气馁;而致命能力减弱之后,人类对病毒的容忍能力就提高,不致于与病毒不共戴天,而是改采取与病毒共存的策略。由此看来,人类根本没有战胜病毒,而是被它们引导到与病毒共存的定位上,今后只可以互相适应。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