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20日讯)已故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国葬和私人葬礼已于周一举行,而在温莎城堡圣乔治教堂举行的私人葬礼上,包括宣告一个时代结束的“折断白杖”仪式。随著女王驾崩,长子查尔斯登基为查尔斯三世,历史学家认为,新国王面临著“前所未有的挑战”,无论好坏,这些挑战将会对他和后来者的统治定下基调。

Advertisement

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报导,查尔斯是在一个对英国和王室家庭充满挑战的时间登上王位。从应对能源危机对这个国家的冲击,到他的已故母亲在位70年后人们对王室观感的改变,未来的时间对于查尔斯三世来说,充满考验。

由于乌克兰战争引发的能源价格飙升,英国数以百万计家庭在今年冬天可能会面临燃料短缺。最悲观的预测是,有达4500万人将难以支付他们的账单——这相当于这个国家的2/3人口。

这样的情势很可能会令王室家庭的财政,比平常受到更多的审视。事实上,即使是在这场战争之前,英国媒体已经有传闻指,当时还是威尔士亲王的查尔斯有意缩减王室场合的形式和规模,比如他自己的加冕典礼。

查尔斯三世本月9日首次以国王的身份,在白金汉宫会见首相特拉斯。(图取自法新社)
查尔斯三世本月9日首次以国王的身份,在白金汉宫会见首相特拉斯。(图取自法新社)

一个“苦民所苦”的王室

《每日电讯报》在9月13日曾估计,这场典礼与已故的伊丽莎白二世在1953年那场盛大的加冕礼将会相去甚远——那是典礼有史以来第一次在电视上播放。

该报引述王室消息源指,预计至少要到明年6月才会举行的查尔斯三世加冕礼,将会时长更短、“费用更少”,而且关键是,更融合多元文化,以反映英国社会的多样性。

查尔斯过去曾提及他想要为王室“瘦身”,这很可能是指履职王室成员更少,以国王和王后卡米拉、王储威廉和王储妃凯特为核心。

王室历史学家斯瓦布告诉BBC:“颇为可能的是,我们将看到各项规模缩减,特别是加冕礼。”“王室家庭必须要让外界看到,他们有意识到这个国家在当前这些困难时期正经历著什么。”

王室家庭的财政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常常是反王室论调的核心依据:这些资金主要来自纳税人支付的年度拨款,即所谓的“君主拨款”(Sovereign Grant)。

在2021-2022年度,这项拨款被设定在9980万美元(4亿5458万9000令吉),相当于在英国每人支付1.49美元,但这并不包括王家家庭成员数额不菲的保安经费。

在英国威尔士加的夫,有反君主制的民众于查尔斯三世于本月16日到访当天,手持抗议标语。(图取自路透社)
在英国威尔士加的夫,有反君主制的民众于查尔斯三世于本月16日到访当天,手持抗议标语。(图取自路透社)

年轻人对君主制支持下降

另外,根据英国社会态度调查,过去30年来,公众对君主制的支持有所下降。发表于2021年的最新调查显示,只有55%的英国人认为有一个王室“非常重要”或者“颇为重要”。在过去数十年,这个支持率通常在60%至70%之间浮动。

今年5月,查尔斯在民众最喜爱的王室成员中位列第3,排在女王和他自己的长子威廉之后。尽管伊丽莎白二世逝世后进行的民调显示,人们对新国王的支持度上升,但有迹象显示,查尔斯三世在维护王室声誉上面有不少工作要做。

王室历史学家费茨威廉姆斯说:“对于国王查尔斯三世来说,挑战之一是令王室对年轻世代有吸引力,”

调查显示2021年18至34岁人士当中只有14%认为英国拥有一个王室“非常重要”,而55岁以上人士持这一态度的比例则是44%。

“从不抱怨 从不解释”

查尔斯三世是英国的国家元首,但是在英国的君主立宪制中,元首的权力主要是象征和礼仪性质的。因此,王室家庭成员被期待保持政治中立。

已故英女王的克制,被很多人看作是她奉行“从不抱怨、从不解释”这句格言的结果。

查尔斯在过去却曾经在他所关注的不同议题上发过声,2015年,消息披露他曾写过几十封信给政府各部长,表达对各类问题的关注,从武装部长的财政到草药。

他的立场会改变吗?顶尖宪法专家博格丹诺教授的看法是肯定的,“他从早年就知道,他的风格将不得不改变。公众不会想要一个推动议题的王室成员。”

共和联邦与殖民历史

在伊丽莎白二世去世后,查尔斯三世成为共和联邦的元首,这是一个56国组成的政治组织,当中大多数是前英国殖民地。除英国外,他也是另外14国的国家元首——名单中包括澳洲、加拿大、牙买加和纽西兰等。

然而,在过去几年,一些共和联邦国家开始辩论他们与英国王权之间的关系。在这个过程当中,巴巴多斯决定在2021年末成为共和国,解除已故英女王的国家元首地位。

威廉在2022年初出访加勒比海,激起反殖民抗议和要求为奴隶赔偿的呼吁,而牙买加总理霍尼斯公开向王室表示,这个国家将会“向前走”。

BBC王室事务记者考赫兰认为,与共和联邦重新定义出一种更符合现代的关系,将会是查尔斯三世的“一项主要挑战”。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