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上合会期间会面,并友好地握手。(图取自俄罗斯卫星社/路透社)

(华盛顿、安卡拉20日讯)美国忧心土耳其金融体系可能成为俄罗斯逃避制裁的“后门”,加大施压力道之际,土国最大私人银行İşbank及海洋银行宣布停止使用俄国Mir支付系统。

Advertisement

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管制办公室(OFAC)上周警告金融机构勿与Mir支付系统签订新协议或扩大现有协议规模。İşbank周一对彭博社表示,贷方正在评估美国财政部声明,İşbank已暂停透过Mir系统交易。

英国《金融时报》引述知情人士指出,土耳其海洋银行(Denizbank)也停用Mir系统。其他使用Mir系统的银行表示,已经看到İşbank决定暂停Mir业务的报导,但不会立即改变现行政策。

俄罗斯2月入侵乌克兰以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拒绝加入西方阵营制裁莫斯科。埃尔多安8月还说,Mir在土耳其扩大运作方面已取得“重大进展”。

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埃尔多安8月5日在俄国索契会谈后,俄罗斯新闻社国际传真社(Interfax)报导,土耳其已经同意以卢布支付向俄进口的天然气费用,两国领导人也讨论进一步发展双边银行关系和以卢布及里拉结算的方式。

俄罗斯、土耳其越走越近,引发土耳其一些西方盟友的疑虑,忧心土耳其可能成为欧美对俄国制裁的“漏洞”。美国财政部已经警告土耳其企业,与指定的俄国实体及个人开展业务可能会面临制裁。

自乌克兰战争爆发以来,面对天然气大盘商俄国及关系密切的乌克兰,埃尔多安采取所谓的“平衡”策略,多次化身调人,将交战双方拉上谈判桌,并促成恢复乌克兰粮食出口的协议。

埃尔多安一方面军援乌克兰,一方面公开护航普京,反对制裁,并敦促各国“不要小看俄国”。上海合作组织(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sation)高峰会举行期间,他更被拍到与普京手挽著手交谈。

埃尔多安于上合峰会期间也再展扩大影响力野心,表示土耳其盼能成为上合组织成员。如果土耳其成功入会,将成为首个加入上合的北约成员国。

上合组织2001年6月15日在中国上海成立,是横跨欧亚的政治、经济及安全合作组织,也是第一个以中国城市命名的政府间国际组织,前身是1996年建立的“上海五国”对话机制。西方认为,这个组织是北约未来在东方的重大制衡力量。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