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巫21日讯)人联党武吉阿瑟支部财政兼市议员张永力表示,过去马来亚政治版图是一党独大固若金汤,而砂拉越政党势力小没办法,只能任人鱼肉,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我们要趁着马来亚政治版图支离破碎分崩离析之际,团结起来支持砂政盟政府,支持砂政盟所派出的候选人。因为只有砂政盟的席位多,才有说话的余地,才有政治势力和马来亚谈判!”

Advertisement

他提醒大家不要忘记,砂政盟现在已经不隶属在国阵或国盟之下,是道道地地的砂本土政治联盟,一切以砂拉越人民利益为依归的政治联盟。

“来届国选事关砂拉越人民的命运是起还是落?砂政盟的国会议席要够多,才能确保恢复砂沙35%席位的承诺,得以实现!要有足够的议席,才能检讨石油天然气所有权和产业买卖印花税等种种的权益,如果35%砂沙席位有可能让砂人当首相,那还有什么权益是我们不能够拿回来的?”

拉菲兹言论太肤浅

张永力在其发布的文告上,作出有关发言,他的文告主要也是反驳公正党署理主席拉菲兹的言论。

“人民公正党署理主席拉菲兹指出,沙巴和砂拉越贫穷不仅仅是中央政府的拨款问题,还包括邦内的贪腐情况所致,所以沙巴和砂拉越及联邦法令,必须对涉及贪污的人士采取严厉行动,以确保两个邦的财富能够流向人民。但这样的言论过于肤浅,而且把错综复杂的政治问题简单化,用贪腐来推脱砂沙长期以来被联邦政府政治霸凌,以及企图掩盖资源长期被联邦政府剥夺的事实。”

他从砂沙历史中看到砂沙在霸权政治下的处境,以及马来亚独享砂沙资源财富,均为砂沙贫穷落后主要原因之一。

马来亚霸权干预砂

其文告指出,1966年,砂拉越第一任首席部长史蒂芬加隆宁甘面对倒台的危机,本来宁甘要解散砂议会来进行新一轮的投票,不过,当时的首相东姑阿都阿曼却直接插手干预砂拉越的政治,第一次把马来亚政治黑手申进了砂拉越,且为了阻止宁甘解散砂议会重新选举,联邦政府在1966年9月宣布砂拉越进入紧急状态,阻止砂议会解散重新选举,并由联邦政府直接接管砂政府。

“第一任首长宁甘再一次被时任州元首罢免,并委任达威斯里(Tawi Sli)接任新首席部长,这是砂拉越第一次面对马来亚霸权政治的霸凌。”

文告也述及1969年大选,因为联盟政府在选举中受挫,马来亚吉隆坡发生了513事件,死亡人数高达好几百人,当时全马进入紧急状态,砂所有报纸被停刊,这又让砂拉越人再次看到了当马来亚出现政权危机,他们是用什么方式解决问题。

“原定同年在砂拉越要举行的大选,也被迫推迟到隔年才举行。大家可想而知,砂拉越在参组联邦短短6年期间,就发生了两次的政治和宪法的危机,等于是每隔三年就进入了一次紧急状态,且有关紧急状态也实行超过45年。”

“这期间,联邦政府修改及增加逾600项联邦宪法,使原本属于砂拉越的许多自主权,因处于‘紧急状态’而自动失效。如1974年石油发展法令和1976年修宪,砂沙由三分之一的伙伴关系降为十三州之一等。因513事件所颁布的紧急状态,是持续到纳吉任职首相期间,于2011年9月22日正式颁布宪报废除内安法令之后,才得以解除。”

张永力的文告也提到, 1976年6月6日发生的双六灾难事件。当时,沙巴首长敦法连同张天文等几位沙内阁部长到纳闽,与当时的联邦财政部长东姑拉沙里谈判石油税的问题。随后这班飞机飞往亚庇时,发生空难,飞机上当时坐有沙首长敦法和沙巴的3名部长和1名副部长和秘书助理等,包括飞机上工作人员共死了11人。

20%石油税变成5%

“双六空难的调查报告,至今还是列为机密,而空难之后,新任沙巴首长哈里士在6月14日,代表沙巴政府签署了同意区区5%的石油税合约。这起空难改变了沙巴的政治经济民主的样貌,也改变了砂拉越的命运,砂拉越政府之后也跟从5%石油税的决定。”

“1985年沙巴选举,沙巴团结党以反对党的姿态执政组成沙巴政府,由百林吉丁岸担任沙巴首长。1986年沙巴多处发生暴动,马来亚政权,以威迫利诱的方式试图夺取沙巴政权。百林因此解散州议会,重新选举后以更大的优势执政。此后,沙巴团结党加入由马哈迪领导的国阵阵营,沙巴政局才得以稳定下来。”

“从上述种种的历史事件中,可看出砂沙人民的淳朴和善良,且受到马来亚政治霸凌;砂沙的油气资源被夺去发展马来亚,而砂沙被边缘化。”

张永力直指砂沙是因为这样而贫穷的,并非像拉菲兹所说,是贪腐才造成砂沙贫穷。

“因砂拉越只得5%石油税,联邦政府却拿95%,这当中若有贪腐,那也是95%砂的石油钱被马来亚政治人物贪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