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1日讯)公正党德伦敦州议员沈春祥揭露,一些“猪仔”被救回国后,开始充当中间人,欺骗更多的本地年轻人到国外打工。

Advertisement

他说,未来几天,会有4名被骗到国外的“猪仔”即将回国,而根据这些猪仔说法,他们是受到“前猪仔”所骗到国外工作。

他指出,有关详情将待这4名“猪仔”回国后再做交代。

沈春祥今日联同魏振峰的父母,以及两名成功被救回国的猪仔召开记者会时,如是指出。

他指出,本身已经陪同其中一名“猪仔” B女士到警局报案,要求警方追查并逮捕身处我国的中间人。

“如果中间人没有被逮捕,贩卖人口的情况会持续下去,无法切断。”

“中间人”是大马人

B女士在记者会上展示一张被指是马来西亚“猪仔”接头人的照片,她说,该照片是“中间人”在手机通讯软体中的头像。

她指出,自己缴了2万5000泰铢才被放出来,手机也成功拿回,没有被删除当中的记录,因此还可以找到当初与我对接的那位中间人。

她指出,该名中间人是口操马来文的男子,在见面的过程中也表现友善。

她说,自己已经向警方报案,希望警方能够逮捕该名男子。

4万赎回自由

另外一名刚从缅甸回国的“猪仔”A先生指出,自己是以4万令吉为自己赎身,才成功逃离KK园区。

来自北海的A先生(30岁)指出,本身是在泰国酒吧喝酒时,认识了一名马来西亚中间人,在微信聊天后,对方问他是否愿意到国外担任中介工作,每月薪资约6000令吉。

他说,自己是从泰国丹诺入境,经过陆路和水路,甚至途经森林,最后在穿著军人制服的人士护送下,进入KK园区。

他表示,在他所接触到地方,约有200名马来西亚人,其中包括印裔 及巫裔,但以华人居多。

他指出,自己被安排的工作是透过网络进行诈骗,而本身也目睹过一些“猪仔”因表现不好而被虐打。

“里面的居住环境非常糟糕,很肮脏。一个房间居住6至8个人。”

他说,本身每天工作15个小时,当中只收过一次约550令吉薪水,在他要求离开时,对方却要他支付4万令吉。

“我要求他列明4万令吉的收费细则,如食物、住宿等开销一一列明,但对方无法列出,只是开口就要4万令吉。”

他表示,当自己成功赎身后,发现手机已经被重新设置,没有人之前的聊天记录,因此无法找到曾经与他对接的中间人。

A先生是在7月5日入境泰国丹诺,在5天前成功返回马来西亚。

他说,自己在离开时曾被警告离开后不要搞事,但他依然鼓起勇气,透过记者会说出自己的遭遇。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