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8月26日杰克逊霍尔央行年会(Jackson Hole meeting)长达8分钟的演说就像一阵狂风,迫使已经漂浮不定的金融市场转向。全球金融市场就好比站在风口浪尖的一首大船,霎时而来的飓风顿时让船员们不知所措,险些酿成“人踩人”事件。市场在消化对采取紧缩货币政策的取向出现过度反应。举例而言,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指数随后接连6个交易日下跌,削去接近10%,尔后在迎来另一轮下跌前慢慢收窄跌幅,惟仍然处于下跌趋势。

Advertisement

然而,投资者需要明白鲍威尔的演说旨在试探市场对9月21日利率决定结果的反应。除了试探市场对更激进升息的反应之外,美联储主席也试图管理市场的期望,让市场对接下来的升息做好准备。

故此,全球投资者也把9月21日这一天视为“审判日”。自全球央行聚首杰克逊霍尔后,各项反映美国经济的数据接踵而来,当中包括劳动人口、消费者物价指数和销售。根据已经发布的数据显示,美联储早前升息的“药效”还没发挥作用,通货膨胀依然居高不下,维持在40年高位。

市场对利率的各种猜测也随著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后发表的最新声明有了定案。在声明中,居高不下的通货膨胀、强劲的劳动市场和东欧地缘政治风险,成为了升息75个基点的主轴。

低失业率本来应该是一件好事,但是劳动市场出现充分就业率时所引发的就是更强劲的总需求,加剧通货膨胀的现象。最新声明的另一个亮点是有5位新官员参与利率决定。按照惯例,一共有12人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参与投票,因此投资者对新官员是否偏向升息、按兵不动或降息的取向十分关注。

由于各大财经媒体铺天盖地对升息广泛报道,导致投资者也已经把2020年3月份美联储两度降息累积150个基点忘却。美国联邦基金利率(Fed Funds Rate)至今年3月份时,依然是接近零的水平。美联储分别在3、5、6及7月份升息4次,累积升息225个基点。首3次的升息已经完全抵消2020年的降息决定。

换句话说,今年首3次的升息只是让利率回到2020年的原点,接下来的升息才是紧缩货币政策的开始。美联储正试图以第5次的升息向市场发出明确的讯号,那就是当局致力于保持充分就业和把长期的通货膨胀率维持在2%的双重使命。

对世界各国造成压力

美联储接连5次的升息已经把美元推到20年的高位。美元除了在国际贸易成交额上占据绝对主导权,美元也占全球外汇储备约60%。美元的升值无疑对世界各国的货币造成压力,使其他货币贬值,造成依靠出口货品或服务为主的美国企业如科技巨头苹果公司和能源巨头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会尝到美元升值的苦果。

为了避免本国货币持续走贬,全球各地的央行也随著美联储的脚步升息,当中又以欧洲、英国、加拿大、澳洲、瑞士、瑞典央行相继宣布升息,脱离低利率的环境,开启了货币紧缩的周期。我国国家银行也在今年3度升息,避免马币持续走贬。另一边厢,亚洲的2大经济体中国和日本央行则选择按兵不动,维持现有利率。

升息意味著国内经济增长过于快速。须知每一个经济体都需要在通货膨胀和通货紧缩之间取得平衡。通货紧缩是更可怕的经济巨兽,日本深受通货紧缩的缠绕,挥之不去。由于价格在通货紧缩的经济体中越来越低,造成企业将缺乏生产的动力,甚至停止生产。

市场投资者普遍预期美联储将延续升息的途径,让利率站上4%。过于急促的升息可能引发矫枉过正的情况,进而把经济推向衰退和打开通货紧缩“潘多拉的盒子”。一旦经济衰退,全球将再一次进入降息的节奏,周而复始。

总而言之,美联储的升息是为了日后有更多降息的空间做准备。作为领先指标的股市其实早已纳入投资者对升息的预期。升息的确会造成股市剧烈波动,但是不会阻止长期往上升的节奏。股市里所有短期的波动是源自于不同时间分段买卖股票的情绪所致,股市的升跌就像天气阴晴一样无法被控制,但是投资者必须要有制定计划,限制自身的亏损,才不会落得万劫不复的地步。

股市里除了是资金的较量,还有思维模式、时间、耐心甚至是运气都在角力。站在如此的一个大时代里的十字路口,不妨从还熊乍牛的股市中寻找机会,而不是抱怨宏观环境破坏了投资机会。

评论: 郑荣信 (毕业于赛城多媒体大学经济学分析系,曾与大学教授在国际期刊共撰《投资者情绪如何影响大马股市》。热衷于研究行为经济学的理论和实践。在大马交易所开启金融职业生涯,现在一家证券行任职,也是本地中文财经电台CityPlus FM《一股作气》的常驻嘉宾,也积极通过YouTube视频,分享股市前景和金融市场相关知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