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23日讯) 新加坡警方5天内接到两起“绑架案”通报,经深入调查后发现,两起案件竟都是假公安骗局,其中一起是24岁硕士生接到诈骗电话,误信包裹在边境遭截,被要求拍摄受困视频,协助“执法人员”揪出幕后团伙,所幸警方在一天后找到两名“遭绑架”的男生,令骗徒无以得逞。

Advertisement

新加坡警方昨日发文告透露,今年1月至8月间,共接到476起假公安骗局的通报,涉及的款额超过5730万新元(约1亿8336万令吉)。

在最近的两起案件中,来自东陵警署、刑事侦查局、商业事务局和警方情报部门的警员,在本月8日和12日分别接到绑架案通报,但后来发现是诈骗案。两名受害人都是从中国到新加坡求学的男生,报案的是他们在中国的母亲。

在本月12日的案件中,一名在中国的母亲报警说,16岁儿子疑遭绑架,她也收到一段儿子疑受伤被困的视频,以及一段儿子求救的语音录音。对方过后向她勒索100万人民币(约64万3000令吉)的赎金。

在警方安排下,16岁余姓男生(假姓)受访时说,他8月底接到自称新加坡卫生部人员的电话,指他涉嫌在新加坡散播有关冠病疫情的谣言。对方在核实他的一些资料后便挂了电话,他也不以为意。

几天后,有自称新加坡警员的人联系他,说他涉嫌从中国走私漏税香烟来新,要他向中国公安报案。电话之后转接到一名自称是公安的男子,对方声称调查显示他涉及一起洗黑钱案,案件可能涉及他的母亲。

男生说,他知道自己从没有犯法,但骗徒以改号欺诈(spoof)手法,盗用中国公安号码,并发“警员证”给他看,加上近来资料外泄案件严重,使他担心和怀疑自己的资料是否也外泄,因而相信了对方。

“到了12日上午,对方叫我一个人出去,并在不同的商场闲逛。对方也要我买绷带和番茄酱,晚上再安排车送我到一处住所。”

骗徒过后称,需要他用绷带和番茄酱伪装受伤被困并拍视频,藉以“测试”他的母亲,

“我照做了,但没想到视频竟被用来勒索。”

庆幸的是,新加坡警方迅速找到余姓男生,阻止了骗案。

“我当时才恍然大悟,发现自己上当了。我也希望通过讲述自己的经历,能够让其他人警惕,避免受骗。”

在另一起案件,骗徒也以类似手法行骗。24岁的王姓硕士生(假姓)同样在8月底接到电话,称他有个包裹因含有非法冠病药物,在边境遭当局截获。

骗徒过后更指他涉及诈骗案等,因此指示他独自出门,并拍摄受困视频,协助“执法人员”揪出幕后团伙。

“当新加坡警方找到我时,我还在和对方连线,但过后我才发现,原来对方才是骗子,自己拍摄的视频也被他们用来恐吓家人。”

据了解,两起案件目前没有关联。

新加坡警方强调,任何海外执法机构在未经新加坡政府批准之前,无权在新加坡展开执法行动、逮捕任何人或要求公众协助任何形式的调查。新加坡警方也不会要求公众转钱助查。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