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3日讯)不要以为年轻就是本钱!大马一名巫裔青年提醒众人趁年轻要注意健康,自己过去过著健康生活、也很注重饮食习惯,但偏偏却被诊断出肾功能衰竭,而且还是末期,让他平静的生活一度跌入谷底!

Advertisement

“我曾问,为什么会是我?我生活向来健康,也不抽烟,为何会是我!”

这名巫裔青年莫哈末沙米阿兹曼在接受网媒《mStar》访问时直言,2019年,在他24岁时,他被诊断出肾功能衰竭的那一刻,他感到非常错愕和无助,也陷入到极度悲伤的情绪当中,因为他还这么年轻,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患上如此严重的疾病。

他说,自己是在浮罗交怡岛参与一场培训课程时,因上午没课,就趁著空闲时间外出晨跑,不料却在跑步运动后,晚间出现呼吸困难,在此之前他不曾有过这种情况,他只好来到当地医院挂急诊作身体检查。

“经过一番抽血检查,医生告诉我,要我做好心理准备,因检测结果不乐观;翌日,我再次被医生叫来医院,专科医生为我进行了超音波检测,证实第一次的检测报告无误,即我的肾功能已经衰竭,而且已属于末期。”

莫哈末沙米阿兹曼强调,自己在得知消息的那一刻,简直晴天霹雳,更在浮罗交怡岛难过落泪3天。

他表示,许多人至今对肾衰竭有错误的迷思,甚至认为患上此病的病患,都是因为饮食习惯导致的,但其实也有一些人是例外的,就如他本身,是因为先天性因素,而患上此病。

他更提醒众人,其实肾脏是一个静默的器官,在被诊断之前,他的身体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任何症状。

莫哈末沙米表示,这场突如其来的疾病,曾一度让他怀疑自己的生命就快来到终点。

但所幸,自己花了半年时间收拾心情,最终将自己的心态调整过来,并愿意接受事实。

不仅自己,他的妻子也乐意接受他的现况,并成为他的精神支柱。

他说,他被诊断肾衰竭末期后,便回到吉隆坡中央医院接受治疗,并进行了5次的洗肾疗程。

“洗肾方法有两种,目前较多人接触的洗肾方法是血液透析(洗血),患者一周需要洗肾三四次,每次三四个小时;另一种洗肾方法则是腹膜透析(洗水),患者得每天洗。”

“我选择了后者,目前每一天须进行4次,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进行,但如果是血液透析,就只能在洗肾中心进行。而我洗肾至今已有4年了。”

莫哈末沙米最后表示,希望民众不要开洗肾患者的玩笑,例如有人会说,买肾脏吗?买肾脏换苹果手机吗?

他直言,这关乎个人的健康问题,而且肾病也是一个终生疾病,希望民众能多点同理心,不要去嘲讽肾病患者。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