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25岁男子李正宇(이정우,音译)8月在首尔地铁加阳站附近失踪,警方一个月后在仁川江华岛发现一具仅有下半身的男尸,衣物与他失踪当时的穿着相同。警方29日证实,DNA鉴定结果显示这具尸体就是李男。

Advertisement

根据《纽西斯新闻社》,警方29日说明,首尔江西警察署28日接获国立科学搜查研究院通知,在江华岛泥滩发现的半尸DNA和失踪的李男一致。但警方相关人士透露,调查相关通讯、金融交易纪录后,目前未发现犯罪迹象。

李男8月7日凌晨约1时30分在首尔江西区的地铁机场市场站和友人分开,2时15分被监视器拍下在加阳站4号出口的最后身影,2时30分左右和女友通话后就此消失,直到本月10日有钓客在江华岛一处泥滩发现这具已经腐烂的半尸。

EDAILY报导,警方最初未发现李男有涉入犯罪或轻生迹象,因此朝单纯离家出走方向搜查,尸体找到后再度引发韩国对失踪案相关法律的讨论。

通常若接获18岁以上成人失联的通报,警方会根据犯罪可能性等因素,综合判断属于「失踪」或「出走」,若属前者便可采追踪定位、调阅刷卡明细等方式,但后者状况下除非令状获准,否则无法积极调查。

根据现行《失踪儿童等保护暨支援相关法律》,警方可采追踪位置等积极搜查手段的对象仅有18岁以下儿童、智能障碍及失智患者,就算获报有18岁以上成人失踪,欲强制查出其所在位置也无法源依据。韩国目前成人出走报案件数较未成年者多出3倍,尚未找到的更比未成年者多上12倍。

尽管已有积极追踪失踪成人相关法案躺在国会,目前仍在非常初期的阶段,且有侵害当事人自主决定权、私生活自由疑虑,甚至可能被结仇对象或债务关系人不当利用,行政安全委员会得出「需要进行综合评估」的结论后,已经整整6个月毫无进展。

SBS电视台24日播出的《想知道真相》节目中,李男一名家属受访时便表示,李男「既没有玩股票,也没有赌博,怎么会当成单纯出走」、「没有任何遗书,他也没有忧郁症,只因他是20多岁男性就没有搜查」,指责警方第一时间未确实采取追踪手机位置、调阅信用卡明细等搜查手段,导致案件进度延迟。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