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市场都在闪现警告讯号,显示经济正在悬崖边摇摇欲坠。有关衰退的问题不再是会不会发生,而是何时出现。

Advertisement

9月底,随着市场努力应对现实,如联准会(Fed)将继续实施数十年来最激进的货币紧缩政策,以让美国经济排除通膨,这些红灯闪烁的速度加快了。即使这代表了经济衰退,或者它是以牺牲美国境外消费者和企业为代价。

根据研究公司Ned Davis的数据,现在全球经济衰退的可能性为98%,这在其历史研究中特别发人深省:该公司衰退机率读数之前只有两次达到这么高,分别在2008年和2020年。

当经济学家警告经济可能出现衰退时,通常会根据各种指标进行评估。目前有五大主要趋势都指向衰退:

●强势美元

美元在全球经济和国际金融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而现在它比两年前更强大。最简单的解释就要回到Fed。

当Fed提高利率时,就像它自3月以来一直在做的事,它使美元对全球投资者更具吸引力。

无论在任何经济环境下,美元都被视为资金的安全港。在动荡的环境下,像是全球疫情或东欧战争,都让投资人更有动力购买美元,通常是以购买美国政府债券的形式进行。

虽然强势美元对出国旅游的美国人来说是一项不错的福利,但它却让几乎其他所有人都感到头疼。

英镑、欧元、人民币和日元等许多货币的价值已经下跌。这使得这些国家进口食品和燃料等必需品的成本更高。

为了捍卫本币,已苦于疫情引发的通货膨胀的各国中央银行最终会越来越快地提高利率,以支撑本国货币的价值。

由于许多史坦普500指数公司在全球开​​展业务,美元走强也对华尔街造成了不稳定影响。根据摩根史坦利的估计,美元指数每上涨1%,就会对史指获利产生0.5%的负面影响。

●美国经济引擎停止运转

全球最大经济体的第一大驱动力是购物。而美国的购物者已经开始缩手。在几乎所有东西价格都上涨一年多之后,由于薪资跟不上,消费者对购物已经裹足不前。

EY Parthenon首席经济学者达科(Gregory Daco)在9月底的报告中表示,「通货膨胀造成的困难意味着消费者正在动用储蓄。」他表示,8月个人储蓄率保持不变,仅有3.5%,接近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远低于新冠疫情前的9%左右。

还是一样,缩手背后的原因与Fed有很大关系。

利率以历史性的速度上升,将房贷率推至十多年来的最高水平,并使企业更难发展业务。最终,Fed的升息应该会普遍降低成本。但与此同时,消费者正受到高借贷利率和高物价的双重打击,尤其是在食品和住房等必需品方面。

美国人在2020年的封锁期间打开钱包,让经济摆脱了短暂但严重的疫情性衰退。但之后政府援助蒸发,通货膨胀扎根,以40年来最快的速度推高物价,削弱了消费者的购买力。

●美国企业勒紧腰带

在疫情时代的大部分时间里,各行各业的业务一直在蓬勃发展,即使历史上的高通膨开始侵蚀获利。但多拜美国购物者的坚韧不拔之赐,因为企业绝大多数都能将较高的成本转嫁给消费者以缓冲获利率。

但这种赚钱的方式恐怕无法持续下去。

9月中旬,一家向来被视为经济风向指标的企业作出让投资人感到震惊的宣布。

在200多个国家推展业务的联邦快递出人意料地修正了财测,警告需求正在疲软,获利可能暴跌超过40%。

在接受时,该公司CEO被问及是否认为经济放缓是全球衰退迫在眉睫的迹象。他回答说:「我想是的。」「这些数字并不是很好的预兆。」

而且不是只有联邦快递一家。之后苹果股价也大跌,因《彭博》报导指出,由于需求低于预期,该公司取消了iPhone 14增量的计划。

而就在假日购物季来临之前,雇主通常会增加招聘,但现在的情绪更加谨慎。

ZipRecruiter首席经济学者波拉克(Julia Pollak)表示:「我们还没看到有哪一家公司比照以往发布例行的临时工招募。」「企业正在犹豫不决,等着看环境条件是否适当。」

●欢迎来到熊市

华尔街遭受重创,美股目前正处于2008年以来最糟的一年。

但去年的表现完全不同。2021年美股蓬勃发展,史指飙升27%,这都要归功于Fed大量注入现金,在2020年春季推出双管齐下的货币宽松政策,以防止金融市场崩溃。

这项金融派对一直持续到2022年初。但随着通货膨胀的爆发,Fed开始取消众所周知的大方手笔,提高利率并解除支撑市场的债券购买机制。

后果是残酷的。华尔街大盘指标、也是大多数美国人401(k)指标的史指今年前3季下跌近24%。而且不只史指。美国三大股指均处于熊市,较近期高点下跌至少20%。

不幸的是,通常是股票和其他资产下跌时避风港的债市也陷入混乱。这也得怪Fed。

通货膨胀,加上利率的急剧上升,压低了债券价格,从而导致债券殖利率上升;债券殖利率是投资人从政府贷款中获得的回报。

美国10年期国债殖利率9月底一度突破4%,创14年来最高水平。之后又因英格兰银行干预其自身急速上升的债券市场而急剧下降;这种相当于第三世界金融环境的塑造过程,本应保持稳定,即使十分无聊。

随着各国央行效仿Fed提高利率以支撑本国货币,欧洲债券殖利率也在飙升。

结果是:投资人现在几乎没有安全的投资去处,而且在全球通膨得到控制且各国央行放松控制之前,这种情况不太可能改变。

●战争、飞涨的物价和激进的政策相冲突

在英国,经济、金融和政治灾难的交会最让人痛苦。

与世界其他地区一样,英国一直在努力应对物价飙升,这主要归因于新冠疫情的巨大冲击,其次是俄罗斯入侵乌克兰造成的贸易中断。随着西方切断俄罗斯天然气的进口,能源价格飙升,供应减少。

这些事情本身就已经够糟糕的了。但就在9月,新上任的总理特拉斯(Liz Truss)政府宣布了一项全面的减税计划,来自政治光谱端的经济学家都谴责该计划至少是不正统的,最糟的情况是如恶魔一般。

简而言之,特拉斯政府表示将为所有英国人减税以鼓励支出和投资,并在理论上可减轻经济衰退的打击。但减税没有资金以为继,这意味着政府必须承担债务来为减税提供资金。

这项决定造成金融市场的恐慌,并使唐宁街与其独立的中央银行英格兰银行陷入僵局。全球投资人纷纷抛售英国债券,英镑兑美元汇率跌至1792年美国国会将美元作为法定货币以来、近230年来的最低水平。

英国央行采取紧急干预措施买进英国债券并恢复金融市场秩序。暂时止血。但「特拉斯经济学」动荡的连锁反应正在远远超出债券交易员的想像。

英国人已经陷入生活成本危机,通货膨胀率为10%,为所有G7经济体中最高,现在对更高的借贷成本感到恐慌,这可能迫使数百万屋主每月的房贷支付金额增加数百或甚至数千英镑。

●结论

即使普遍认为全球衰退可能在2023年某个时候出现,但无法预测其严重程度或持续时间。并非每次衰退都像2007-09年的经济大衰退那样痛苦,但每次衰退肯定都会是痛苦的。

某些经济体,尤其是美国,拥有强大的劳动市场和具韧性的消费者,将能比其他经济体更能承受打击。

世界经济论坛的经济学者在报告中写道:「未来几个月,我们将处于未知领域。」「全球经济和世界大部分人口的直接前景是黑暗的。」并补充说,这些挑战「将考验经济和社会的复元力,并付出严重的代价」。

他们说,但也有些微弱希望。危机将迫使转型,最终可以提高生活水平并使经济更加强大。

Gulf International Bank经济顾问巴蒂亚(Rima Bhatia)说,「企业必须改革。自疫情开始以来,这就是必行之道。」「企业再也不能依循以往的经商手法;而这也正是机会所在,也是希望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