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蒂尼再努丁:弱势群体面对的不仅仅是食物供应,工作保障、社会保护、住房等都是迫切需要考虑的问题。

当 2020 年初新冠肺炎在全球爆发时,没有人会猜想到它的影响会持续达10年之久才能回到正轨。

Advertisement

失业、储蓄耗尽、儿童营养不良、家庭破裂和流离失所、年幼孩子失去父母等,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听到更多令人心碎的故事。

为了解决疫情所带来的有影响,同时通过帮助弱势群体弥补差距,政府已经启动国家复苏理事会(Majlis Pemulihan Negara)会来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士。

国家复苏理事会成员拿督哈蒂尼再努丁博士是马来西亚和国外有名的社会活动家。她说,虽然我国可能已经摆脱大流行阶段,但仍有很多后续工作要处理。


哈蒂尼再努丁出席国家复苏理事会会议。

“后疫情的国家复苏不仅仅是经济复苏,还有很多事情是需要去关注和进行。我们需要继续赋予所有部门权力,不仅是经济,还有社会福利、教育、行动主义等。”

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从教育角度来看,大马学校关闭的时间约42周,是东南亚时间最长,也导致儿童尤其是低收入家庭的儿童被完全忽略。

“老实说,疫情的封锁需要大约 10 年时间才能恢复。尽管非常艰难,但我们不能为了下一代而放弃。如果我们想要恢复,大家必须共同努力合作,尽我们所能。”她说。大流行还导致生活成本和通膨上升,部分B40群体已降至B60,而M40群体也降至B40。

“如果不尽快采取行动,这将导致我国的生产力下降,人民之间的收入差距也会变得更大。”她补充。更令人难过的是,大多数在疫情期间出生的低收入群体儿童,自出生以来就没有吃到适当的营养正餐,导致5岁以下的儿童死亡率有所上升。

哈蒂尼再努丁也是秋杰基金会(Yayasan Chow Kit)的联合创办人,她谈到,疫情已导致超过25%的幼儿园和托儿所关闭,单身母亲别无选择,只能留在家里照顾孩子。

“不是他们不想工作,只是他们无法分身。从一个地方搬到另一个地方需要钱,而他们并没有多余的钱。我们必须理解的是,他们所面对的问题不仅仅是食物供应。一年分发一个食物篮是不够的,这是关于工作保障、社会保护、住房和其他需要考虑的困境。”

她强调,当国家复苏理事会于 2021 年 7 月启动时,其使命是缩小人民之间的差距并创造社会保护。

“这从来都不是一条容易的路。疫情期间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一段可怕的时期,而今天,很高兴我们至少有一些行动和措施。我们进步了!”她笑说。

她欣慰的是,尽管一路走来坎坷,也遇过挫折。毕竟要让所有人都站在同一条船上不容易,但大家还是设法完成工作,并且这项计划还将持续进行中。“即使有人呼吁废除国家复苏理事会,我们仍将继续开展工作,因为我们在这里是为了帮助人民。”

国家复苏理事会成立至今,已有约1万5000 户家庭获得援助。他们也在两年半的疫情期间,通过援助建立数据库,现在他们知道一旦有人需要援助,可以马上安排谁、去哪里、如何援助等来即时处理。

“大多数时候,当我们收到他们需要食物的短信或呼救时,他们已经是到达极限了。我们不能让人民因为买不起食物而挨饿,提供帮助是我们的责任。”

她还透露,在获援助的总1万5000人中,约有30%的援助是被分发到沙巴和砂拉越。“东马地广人稀,有很多乡下地区很难到达。因此,我们与当地组织和团体合作,确保有需要的人士尽快获得所分发的物资。”

国家复苏理事会已与4个主要非政府组织合作,分别是红新月会、BANTU(沙巴17个非政府组织组成的联盟)、Yayasan Sejahtera 和零饥饿(Zero Hunger)。“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要创建一个生态系统,让我们可以在各方面共同协作,这是我们在沙巴和砂拉越所做的方式。”

根据国家复苏理事会的诉求,政府应立即干预5项主要行动,学校长期停课而导致的辍学、劳工不足可能导致国家经济损失约 200 亿令吉、粮食安全、援助微型和中小型企业及提高旅游业生产力。

2021年7月21日成立的国家复苏理事会,由丹斯里慕尤丁担任主席,其成员包含部长、高级政府官员、反对党代表、经济学家以及社会福利和卫生专家。

国家复苏理事会现在的重点是重建经济,协助国家复苏计划2.0以确保国家和经济全面复苏,尤其是受疫情严重影响的领域。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