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是G7成员国,是欧盟中讲话最大声的领头羊。慕尼黑(BMW总部)、汉堡、Stuttgart(Benz和Porsche总部)、Wolfsburg(VW总部)形成了强大的制造业集群。柏林、莱比锡、Dresden更是德国东部的工业重镇。

Advertisement

台湾金库资本管理合伙人兼总经理丁学文表示,德国产品以品质精良著称,技术领先,做工细腻。德国不但是全球的汽车制造强国,同时也是全球第一大机械设备出口国。

但9月8日,位于Kiel的德国世界经济研究所发表的经济报告认为,2023年德国的GDP将下降0.7%,德国经济今年虽然还有1.4%的增长率,但预估2023年的德国经济将收缩,通货膨胀率则将超过今年的8.7%。该经济研究所副所长Stefan Kooths甚至表示,随着能源危机的逼近,一场经济雪崩正在袭向德国:首当其冲的就是能源密集型的产业和与消费相关的各个领域。

是的,这个世界真的没有什么东西是必然的,也没有什么反转是不可能发生的。通过将德国所依赖的天然气武器化,俄乌战争正在弱化这个全球第四大的经济体和第三大的商品出口国。与此同时,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经济也在严重放缓。去年,中国购买了价值1000亿欧元的德国商品,今年数量大幅度减少。德国梅克尔时代那种建立在俄罗斯的廉价能源和中国丰富需求基础上的商业模式,正在面临一个前所未见的严峻考验。

对德国企业来说,过程难以想像,后果则是锥心之痛:德国蓝筹股在今年的市场动荡中比其他地区遭受了更大的损失,以美元计算,它们今年以来下跌了27%,几乎是英国FTSE 100指数和美国S&P 500跌幅的两倍。上个月,德国工业协会BDI的主席Siegfried Russwurm警告说:德国产业正在遭受实质上的威胁,对许多企业来说,这种情况充满毒性,因为通过全球化建立的供应链,正在将整个毒性扩散到严重依赖德国制造的所有工业化国家路上。

能源成本急速攀升

德国最大的问题是能源成本不断攀升。明年电价已经上涨了15倍,天然气价格上涨了10倍。中小企业受到的冲击最大。根据谘询公司FTI Andersch在7月分对德国中部地区100家中型「袖珍跨国公司」的调查,近1/4员工人数少于1000人的德国企业已经取消或拒绝了订单,相对而言,员工人数超过1000人的企业则有11%正在面临这个情况。

在这片拥有3000多种面包的土地上,大约有10000家面包生产商在战后第一次面临这种前所未有的挣扎。他们需要电力和天然气来加热烤箱和运行业务,而面粉、黄油和糖以及面包师等高成本也在扑面而来。连柏林拥有127年历史的Wiedemann面包连锁店都决定改由中央厨房烘烤来节约能源。

化工或钢铁等更大的能源密集型企业更惨,由于需要与能源成本较低的其他国家的竞争对手竞争,现在的压力越来越大。BASF已经决定削减产量,另一家大型钢铁制造商Thyssenkrupp自1月分以来市值已经缩水了一半。

更特别的是,各个企业正准备与德国强大的工会展开一轮残酷的年度薪水谈判。德国最大的工会IG Metall和强大的汽车行业雇主之间的会议即将开始。汽车研究中心Ferdinand Dudenhoffer预测IG Metall不会接受低于8%的薪资增长。更高的成本越来越难以转嫁给消费者。卫生纸的大型制造商Hakle在无法将生产成本的巨大增长转嫁给客户后,已申请破产。

德国的私人银行Berenberg首席经济学家Holger Schmieding预测,随着能源价格可能在一段时间内保持高位,2~3%使用能源密集型生产工艺的德国工业公司将迁往国外。今年冬天和明年,更多的工业企业将减少生产。另一家钢铁巨头Arcelor Mittal宣布计画关闭德国北部的两家工厂,并让员工休假。德国最大的氨气和尿素生产商Stickstoffwerke Piesteritz关闭了其在Saxony-Anhalt的氨气工厂。

当然,冷眼旁观绝非正确的选择,因为不久之后,德国企业的全球客户,将很快就开始感受到德国工业崩解传来的阵阵凉风。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