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生孩子那么难?”阿公阿嬷时代的人,一结婚就有孩子,为什么我们现在想要孩子就那么难?今年38岁的郭美莹和法籍丈夫朱利安(Julien Bartement)结婚15年,一直有怀孕的计划,月经规律,但肚皮却迟迟没有消息。“婚后2年,我们去做身体检查。医生说,虽然先生的精子活跃度较弱,但吃药已经获得改善,基本上,我们夫妻俩的身体没有太大问题。”郭美莹风趣说道,“年轻时还天真以为只要结婚就会怀孕!”

Advertisement

他们俩属于早婚,郭美莹23岁、朱利安则22岁。“很多亲朋戚友还误以为我们是未婚怀孕。”郭美莹笑说,当时并没有多作解释,还心想:“当大家在一年后没有看到宝宝,谣言就会止于智者。”但她却万万没想到,宝宝整整迟了15年才来到。“我们一共做了4次试管婴儿(IVF),甫在三个月前才成功产下女宝宝。”首两次是在法国进行,第三次是做宫内受精(IUI),第四次则是试管婴儿。她分享,在法国的生育治疗是免费的,所有43岁以下的女性都可以接受包括试管婴儿、人工受精等在内的辅助生育治疗。“我的第一次人工受孕是在25岁左右;第二次则是在28岁。”她认为,25至28岁被誉为是女性的最佳生育年龄,但并没有成功。

面对两次的“失望”,郭美莹只好先把怀孕这件事搁置。“2014年6月,我们决定从法国回到马来西亚发展。”回国后,俩人一直抱著顺其自然的心态。直到2020年,想要孩子的愿望依然非常强烈。“2年前,我已经36岁,属于高龄产妇。”她说,女性的怀孕机率,会随著年龄增长而逐渐递减,年过40的怀孕机率大概仅剩5%。“我给自己定下的期限是38岁。倘若在38岁都无法成功怀上宝宝,我就放弃。”她分享,第三次原本也是想做试管婴儿,但主诊医生却说,卵子的质量不太好,即便做试管婴儿的成功率也不会太高,建议做宫内受精,因为价格比较低。“不出所料,宫内受精失败了!”相隔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夫妻俩询问第二医疗意见,然后再次进行试管婴儿。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这次终于两条线!郭美莹说:“得知怀孕的那一刻,心情并没有太过激动,而是很坦然面对。”她笑说,即便第一次听到宝宝的心跳也没有出现电影情节里的泪流满面。

试管婴儿咬牙往肚皮打针                

为了拼一个孩子的梦想,郭美莹咬牙往自己肚皮打针。“我拿的疗程是最重的,每天需要打三只针。”回想起做试管婴儿的这一条路,郭美莹说,真的只有经历过的人才能懂,光是每天要拿针往自己的肚子打,忍受变胖水肿、甚至肚子还打针到瘀青…避开瘀青,还是要打…。“更重要的是,要面对自己在情绪上的变化,变得很情绪化,变得很容易流泪。”但她感恩丈夫一路上的陪伴。“很多人问我,法国人是不是很浪漫?我都会说,他们想太多了!法国男人并非你们想像中的浪漫,却很贴心。”

试管婴儿的过程,辛苦的并不是繁琐的流程,而是每一天都在等待数据,与担心突发状况中度过。从检查夫妻的身体过程,到取卵的过程,取出的卵子变成受精卵之后,还要经过种种的筛检与检查,取出数值良好的胚胎,才能植入母体。植入母体后也不代表成功受孕,还的取决于胚胎是否成功著床。虽然郭美莹在37岁高龄才成功怀孕,但她庆幸自己的孕吐没有太过严重,整个孕期几乎只吐了一次,也好吃好睡。对于夫妻俩的爱情故事,她说,老公在19岁的时候来到我国念大学,俩人是通过一个共同朋友相识相爱。“我从来就没有想过会嫁给外籍老公,也因而和妈妈冷战了一段时间。”她说,妈妈是传统的女性,她不能接受女儿和外籍老公交往,甚至是谈婚论嫁。“我妈妈怕我被骗!因为23岁就要结婚。”但所谓日久见人心,老公用行动证明了自己。

怀孕这件事,非自己的掌控的事情!

郭美莹来自大家庭,上有两个姊姊、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从小家就很热闹,所以我的理想是生2至3个小孩。”至于老公则是家中唯一的儿子。“庆幸的是,西方人对于传宗接代的概念不如东方人来得重。”公婆从来就没有给他们俩人任何的压力。“反倒是我自己家的亲朋戚友会经常性‘关心’,为什么婚后那么久还不要生(孩子)?”郭美莹坦言,自己大剌剌性格,虽然亲朋戚友的“关心”不足以对她带来太大的心理负担,但有段时间确实为了逃避,而拒绝出席一些聚会。

成功生下一胎,自然就会有人问:何时要再追多一个?“我这次的人工受孕,共养了三个胚胎,还有两个在冷冻。”她透露,倘若一切顺利,她计画明年把胚胎植入进母体。“但因为两个胚胎是一起冷冻,所以也会一起植入到母体。”至于两个胚胎是否会成功著床,形成双胞胎,就非常取决缘分。不过她笑说,年纪大了,照顾孩子是一个非常吃力的工作,倘若真的是双胞胎,还真的会担心自己的体力透支。然而即便辛苦,但眼见郭美莹脸上的笑容,即便辛苦,也是一种幸福。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