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相关单位

想像一下,今天突然想进电影院看部电影,我们会直接登入电影院的官网;然后在众多最新上映的影集里,选择想看的影片再购买。但,如果说今天想看的是剧场表演呢?或许就会爬一下几个相熟剧场的面子书专页,看看最近是否有新作品上档。从事业馀剧场工作超过20年的叶伟良坦言,本地大部分剧团都是独立运作,包括宣传、售票等等,各自为政。有鉴于此,两个艺术表演者:叶伟良和李浩峰、观众郑锦威联手合作成立cloudjoi.com平台,旨在把剧团连结在一起,进而提高国人对剧场表演的关注。

Advertisement

Cloudjoi.com集合三大产品为一体;CloudTheatre云剧场、CloudTix线上售票平台以及CloudTheatre Revive云剧场电影影音库。李浩峰说,Cloudjoi.com当中的“joi”有“Join”(聚集)的意思,也有“joy”(欢乐)之意,寓意“欢乐聚集在一起”。叶伟良解释,Cloudjoi.com是一个生态系统,包括从卖票、线上观看再到下映后再存放到影音库。他续说,随著一站式据点的形成有效达到市场销售的效应。“至少当国外的朋友来到本地想要看一些剧场表演时,我们可以提供一站式的服务和选择。”当大家都在嚷嚷剧场表演的选择不多时,郑锦威说,每个星期平均会有7至8部新作品上映,每次会有至少40部作品供选择,选择性甚至比电影院来得多元化,作品涵盖话剧、歌剧、舞台剧、音乐剧、音乐会等等。

然而,有好的作品当然也有懂得欣赏的观众,针对这点,叶伟良坦言,本地的文艺气息确实不高,主要因为教育里缺乏艺术鉴赏。打个比喻,梵谷可说是全世界知名度最高,也最受一般大众喜爱的画家,但并非每个人都懂得欣赏画作的价值。“大部分人可能就会拍照打打卡,却对画作一知半解。”李浩峰坦言,这和从小接触的教育有关,因为无论是校园还是课程都缺乏人文艺术活动与气氛,学生们的生活都围绕在应付功课、考试。“在欧美中小学里,莎士比亚是每个孩子必读的文学经典,让他们自小就接触艺术。”不过,叶伟良坦言,自古以来,表演艺术都不是大众市场,但也有成功的例子,包括新加坡、台湾在表演艺术的发展相当不错。叶伟良续说,“我们也希望借由Cloudjoi平台让大家更容易接触表演艺术作品。”因为他认为,大部分之所以觉得表演艺术“看不懂”或“遥不可及”,主要是他们不曾接触或是想接触,却不知从何下手。“我们想把观众拉到剧场里来,让他们看看剧场长什么样,因为现场的那种震撼、感动是云剧场做不到的元素。”

郑锦威同时认为,云剧场是一个引流管道,让观众从线上引到线下。“对现在的年轻人而言,用手机看视频是一件非常普遍不过的事情。”透过云剧场可以让他们接触、了解,进而愿意走进剧场欣赏。至于未来的发展,李浩峰透露,基于平台定位在为表演艺术领域完整的态系统,接下来计画整理一份属于本地表演艺术工作者的清单列表,为他们建立个人档案库。“本地其实有很多很棒的表演者,因为不受重视,被迫外流国外。”

左起为李浩峰、李浩峰和郑锦威。
左起为李浩峰、李浩峰和郑锦威。

Cloudjoi始于行动令管制令,但并非只为行动管制令

Cloudjoi始于行动管制令,叶伟良说,疫情期间,表演艺术工作者的收入大受影响。“眼见伙伴们的生计严重受到影响,我可以做些什么?”叶伟良和李浩峰皆是业馀的表演工作者;叶伟良的正职是电台台长、制作人;李浩峰则是科技公司创办人。“疫情时代,每个人都善用科技转型,我就在想科技是不是也能够协助剧场?”叶伟良笑说,自己有著天马行空的想法,然后就直接把问题抛给李浩峰。接到这个任务时,李浩峰无奈表示:“要在短时间内做到这件事情(系统),根本是不可能的任务,因为有很多技术层面上的东西要顾虑。”不过碰巧疫情之前,他们家的科技公司曾接获一个线上婚礼的软件工程。“线上婚礼和云剧场的形式概念大致上一样,包括观众席、线上直播等等,所以我们就依据这个系列做出修改。”

李浩峰分享,疫情期间,包括:CloudTheatre云剧场、CloudTix线上售票平台以及CloudTheatre Revive云剧场电影影音库,共达到600万令吉的销售业绩,以及成功售出15万张入场票。“我们要从600万提升到6000万,甚至是6亿。”虽然Cloudjoi是疫情之下的产品,但叶伟良说,它并不会随著全世界回到正常轨道而消失。“很多人会觉得平台的存在是为了取代实体剧场。”但李浩峰说,为什么不可以同在呢?就好像Netflix也不可能取代实体电影院,只是提供大家另一个选择。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