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受政府援助的马来西亚人所进行的一项随机调查显示,人们希望政府设立一套完整的系统,以符合“无人被边缘或遗忘”的口号。因此,通过开发一个整合的综合系统,来协调政府所提供的现金援助及分配过程,确保是透明和有效地分配给目标群体。

Advertisement

最近,国家复苏理事会(MPN)建议对现有爱心援助计划(eKasih)系统进行重组,以确保所有合格受惠者都获得政府援助。

该理事会主席丹斯里慕尤丁指,理事会已建议开发一个综合的eKasih系统,以全面方式分配援助过程。

eKasih 是一个贫困家庭数据库,旨在帮助计划、执行和监督贫困计划。数据也包括贫困家庭的个人资料、一家之主和家庭成员曾获得的援助或计划。

举例来说,澳洲所开发的系统,当一个人陷入贫困或失业,系统会自动触发并立即发放援助。因此,在一个系统下整合所有机构曾发放的合格受惠者数据,有望透明有效地分配包含补贴在内的援助过程。

根据e-Kasih数据,截至2022年6月30日,被归类为极端贫困的家庭已增加至近14万5000 人。由于百物上涨、疫情和封锁导致收入减少以及生活费飙升,这种情况正在恶化。

慕尤丁在2020年担任首相期间,已向国家社会福利局(JKM)提议,将每月200至300令吉的援助增加至1000令吉。

“这项提案将能为符合资格的受惠家庭提供帮助,让他们有机会像其他家庭般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最近,他也呼吁所有利益相关者,认真思考如何解决人民、商界和各行业所面临的核心和生计问题。

更糟的是,截至2022年6月,M40群体中约有60万人收入已掉入贫困群,导致原本B40低收入群体的人数增加,甚至可能变成B60。“如果各相关机构不认真处理,我担心这个问题会恶化到人民从贫困变成赤贫,企业需要关闭,生产力下降,最后,我们将无法继续前进和复苏。”他说。

高效系统管理确保无人忽略

拥有三个孩子的单身妈妈阿米娜(55岁)说,一个完整和高效的系统可以帮助政府以专业的方式管理数据,确保全国各地的受惠者,包括城市和农村的贫困人口是真正受惠。

“其实可以看到,有部分领取援助其实不属于B40,反而B40以下族群没有得到政府相关援助。” 她希望将受惠名单的数据整合到一个系统后,能公平地分配给有需要的人。

48 岁的登嘉楼渔民伊沙阿都贾法表示,援助金确实能够帮助到人们,尤其是现在生活成本上升的情况下,所有肉类和蔬菜等食品价格飞涨。

也是国家社会福利局受惠者的他感谢政府的帮助,但认为 300 令吉不足以维持现在的生活,“所有物品都太贵了,甚至连一罐沙丁鱼都贵,要买也要多番考虑。”

百物上涨,人人都喊苦,购买食品和日用品时必须多番比较才能下决定。

巫锦华(40岁)也认为,百物上涨为低收入的市民带来不少压力。钱变小了,买东西时会倾向促销和特价优惠商品为主。

“我有申请援助,只是这些援助金并无法真正解决我们这些市井小民每日必须应付的高涨生活成本,因为数额太小了,对一个家庭来说两三天就用完了,根本不够应付现在的成活成本。”

他说,现在10令吉都难以应付1天的餐费。如果援助数额增加倒是可以补充生活必需品,必需品倒是可以耐上一个月。“综合系统对只能被动接受帮助的人来说,怎么样都是好的。因为他们不清楚也不知道如何申请,至少有了这套系统,他们有机会接受援助。”

徐明翔(44岁)说,对打工来说,相信过去两年所有人都会面对一样的问题,收入少了。尽管有获得政府发放的援助金,虽然数额不多,多少会有帮补一下日常生活。

“什么都起价,薪水没有起,津贴还少了,只好少买没必要的东西,因为支出并没有减少,供屋子汽车、信用卡、家庭杂费、生活费等这些花费还是一样要给。一些日用品会多比较价钱,也少去餐厅消费,聚餐也减少。空闲或休息时找兼职比如说载货品,赚点零用钱总好过没有。”

“对我来说,综合系统没有什么不好的,可能只要登记或曾经领过援助的都列在里面。只是这些系统设好后如何定期维护和更新才是最重要的,要不然这些多领、少拿、被忽视的情况还是会陆续出现。”

疫情导致贫困家庭加剧,如果各机构不认真处理,恐怕最终将影响国家前进和复苏。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