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尤丁(右)表示,理事会已多次开会讨论微中小型企业情况,包括有业者要求财务援助,因为他们还无法复苏及生意下跌。

微型和中小企业在这两年面对疫情打击和后续经济冲击,有部分企业已经逐渐走向恢复,然而还有更多还在挣扎。这些企业和商家仍在辛苦撑着,都希望政府能够按照国家复苏理事会(MPN)的建议,给予商业贷款提供特别暂缓还贷期,以帮助他们在后疫情下舒缓手上现金流,持续重振业务和管理。

Advertisement

尽管疫情在国家不懈的努力下,已有缓和之势,惟全面摆脱疫情的阴霾,仍是遥遥无期。随着生活成本和物价的上涨,这些企业期望可以暂时利用暂缓还贷的资金,来复苏业务、购买原材料或偿还欠款。

MPN主席丹斯里慕尤丁在不久前也建议,该理事会已与企业及合作社发展部、财政部和国家银行一起探讨,为微型和中小企业提供延长暂缓还贷的计划。

他提到,部分领域至今仍无法恢复,尤其是今年已4次调高隔夜政策利率,这不仅影响国家经济复苏势头,也影响为国家经济活动贡献90%的中小型企业表现。

MPN还特别设立一个特别行动委员会,以解决那些仍在受疫情影响和打击的人们,舒缓手上现金流紧张和融资问题。

自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在当时任职首相的慕尤丁指示下,超过100万家微型和中小企业成功通过中小企业援助金(Geran Khas Prihatin)领取总值608万令吉。

考虑到当前情况,微型中小企被认为是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群体之一,加上今年基本必需品价格突然暴涨、令吉贬值以及银行融资成本增加,这些都可能会阻碍国家的经济复苏。

根据大马统计局近期公布的数据,2021年微中小企业对国内生产总值的贡献达37.4%,总出口的贡献量降至11.7%,对就业的贡献也降至47.8%。

微型中小企业向来是我国的经济支柱,在就业方面为我国人口创造了约730万个工作岗位,如果他们无法获得增长和成长,国民经济将受到打击。

如今大部分商场虽然有一定人气,可是没买气,大家勒紧裤带消费,商家只能不断促销,赚少总好过没赚。

商品变质损失惨重 

在关丹经营地毯销售的拉希伊沙(37岁)说,疫情的封锁让他店暂时关了数个月,完全没有收入,现在仍努力从之前的损失恢复。

“如今原材料价格上涨,加上高利率,大部分像我们这些商家根本没有能力再承担贷款。”他觉得,为企业延长暂缓还贷,至少会减轻这些商家在疫情期间所承受的负担。

“抗疫的斗争对市井小民不容易,因为即使没有收入,我们也还要缴付租金。部分存货也因为没有适当储存和通风下变质,让我们损失了不少钱,至今仍无法完全恢复,所有物品都太贵了,我们难以承受。”他说。

他期望,政府能够认真考虑延长微中小企业的暂缓还贷期从六个月至一年,以减轻这段期间的负担,让他们有机会恢复业务。“我们需要更多时间来恢复和管理2020年所遭遇的损失。”

一般业者在疫情后皆面临现金流问题,即使在复苏阶段逐步开放之后仍在苦苦挣扎,陷入财困和倒闭。

旅行社收入惨淡倒闭

经营旅游业的姆都卡内孙(54岁)谈到,他的旅行社重新营业后,却面对于马币兑美元和其他新兴货币贬值,没有多少人想要出国,他收入也惨淡。

他有获得3000令吉的一次性援助,不过这笔钱只维持了一至两个月就完了。他的店在去年初关闭到现在,至今还在努力解决之前未付款项和损失。“如果暂缓还贷能延期,至少我还能处理之前的款项,解决所有欠款后才有希望重新营业。”

卓燕妮

疫情打乱全球业务和运输,经营销售汽车零件已有45年的卓燕妮说,因为各国的封锁,边境关卡程序拖慢,他们从不同国家订购的汽车零件更是影响出货和来货,导致没有充足的货源提供给客户,生意量还因此跌了30%。

“我们的零件主要是卡关,客户和供应商都理解,大家也不能做什么,只好等。货一旦来到就直接处理然后发给客户。”疫情初期大部分修车行没有营业,马路上少车,上门维修更换零件的车更是少。她说,很幸运的是生意没有面对现金周转的问题,所以也没有申请针对企业的援助。

随着经济开放,如今他们的生意已经慢慢恢复90%。对于重启暂缓还贷计划,她认为只能作为短暂的方案,政府也应该考虑发放补贴给商家和企业,让他们更容易得到现金周转。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