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选最多“随口吸,当秘笈”。这是一句粤语俚语,“吸”是说话的意思,而“乱吸”则是乱说、胡说的意思,如“乱吸廿四”就是指乱说一通。问题是随口吸真的有秘笈?当然不是,偏偏有些政客认定随口吸很好使,反正“系又讲,唔系又讲”。正是:胡言乱语随口吸,颠三倒四当秘笈,谁要是认真谁就输了。

Advertisement

雪州双溪毛糯国阵巫统候选人凯里:“我为你祈祷,希望你(指张盛闻)终有一天成为马华总会长,可能是我当首相的时候。”

啊哈,凯里修成至高境界了,人说“随口吸,当秘笈”,凯里“随口吸,当呼吸”?之前凯里宣称,若是沙比里重任首相,他将支持沙比里出任巫统党主席,而且暗示自己或竞选巫统老二,好了现在凯里更来个大跃进,宣称当他自己出任首相时,希望阿闻成为马华总会长!或许,凯里是当首相的一块料子,但是不是把阿闻捧得太高了,不怕太高摔下粉身碎骨咩?

沙巴仙本那民兴党候选人沙菲益:“沙盟政府完全忽略华裔,一只华人(satu ekor cina)部长也没有。”

妈妈呀,“一只华人”部长?沙飞鱼纵然快人快语,以ekor来形容华人未免太离谱呗?是,沙飞鱼是道歉了,但本能的反应恐怕也是心里话吧,难道他不知道ekor是用来形容动物?而且沙飞鱼是以母语马来话演讲,难道分不清satu ekor与satu orang的区别?那些全心全意支持沙飞鱼的华人,请好好想想你们是ekor还是orang吧?

雪州班登国阵马华候选人梁国伟:“如果我中选,我将向国阵及马华领导层要求,委任我当负责经济建设的部长。”

哇塞,马华有伟哥,果然厉害咯!你看,马华一众资深领袖,没有人敢自荐担任什么部长,伟哥一马当先自荐当经济建设部长,别说马汉顺、李志亮跟不上,魏哥、廖哥看来还得多多向他学习!问题是至今为止,国阵看似形势不妙,没有把握可以组织政府,伟哥抢先称“一旦中选”如何如何,你确信在班登能击退蓝眼强人拉飞机吗,别忘了还有突然杀出的前总会长翁大侠呢?

柔佛巴莪国盟土团党候选人慕尤丁:“……所以我们不能再相信国盟(Perikatan Nasional)。在国盟……噢对不起,不是国盟,别录进电视里(台下起哄)。所以我们不能再相信国阵(Barisan Nasional)!”

哎呀,不过失言讲错一句,都交代你们别录了,短片犹在网上疯传,看了仍觉得好好笑。然而,选战就是不能出错,讲错一句可能收不回来,记得当年雪州民联前大臣卡立吗,他首战参与雪州依约州议席补选,演讲时把支持公正党讲错为“支持国阵”,结果马失前蹄滑铁卢收场。所以一句失言“不能再相信国盟”,丁丁与土团党会不会为此付出代价?

彭亨英迪拉马哥打国阵马华候选人郭大雄:“你们要给我力量,我不要再说华人不支持马华!这次一定要支持我,我求票,我求你们!”(哭腔)

好可怜啊,看著不忍心,一边哭腔一边求票,这么冤枉求票图啥,不当国会议员不行咩?求票如此困难,几已声泪俱下、痛哭流涕,看来做不成国会议员也是个好演员?再说了,大雄啊大雄,为何不找“小叮当”妮娜姐帮忙,大雄有事“小叮当”不是第一时间出现咩?抱歉,一时忘了,“小叮当”在雪州雪邦亦陷入苦战,分身乏术呢!

霹雳打扪国盟土团党候选人阿末费沙:“希盟旗帜有如越南国旗,打扪犹如遭越南占领。一开始,我很担忧,以为我们被(越南)占领了,现在打扪好像在庆祝越南国庆日。”

什么话,你说的什么话?伊党旗帜的绿色,和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国旗接近你又不说,那么吉兰丹、登嘉楼岂不犹如遭巴基斯坦、沙特阿拉伯占领?况且,越南国旗只是红色中间有五星,与希盟旗帜红色中间Harapan大字差别蛮大,阿末费沙如此也能硬硬扯上,真是服了你啦!

再说,希盟旗帜设计之初,费沙人还在希盟,何以当时不提反对,何以当时没感觉希盟被越南“控制”?说完了,费沙现在不外剑指火箭以图争取更多马来票?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