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巫20日讯)甫在本届南兰(P211)国选中败选的诗巫GPS人联候选人,也是诗巫乡村议会署理主席黄振渊表示,自从拿到委任状之后,前十天的竞选期内,选民给他的感觉良好,比较温暖,直到最后3天,巫统主席的40多项控状事件和安华要拜相的因素在最后几天内发酵,使选情起了变化。

Advertisement

那时,他感觉反风来了。

今日在前往诗巫中央市场谢票前受访时他认为说,指要给安华一个机会任相的说法某明其妙,因安华会给砂拉越什么好处?但砂选民没有仔细的分析。

“所以到最后一天的上午出去巡视,发现情况不大对劲,尤其是到了投票日当天下午,去了公教和依丽沙白和圣心中学三间巡视时,选民看到我会避开我,这和2018年和江先柱下战南兰国选的情况相似。”

此时他知道大概会输了。

询及败选后的感觉,他回应表示也不觉得很伤心,只是遗憾心目中的卫心心脏及癌症中心没办法进行了。

他希望中选的刘强燕,身为一名国会议员的她要去争取,他也已就此事于今早whatapp给对方,同时也恭贺对方中选。

他称大选的初时,在当局宣布14天的竞选期,感觉很久,因为去年的州选才11天,到了最后是越战越勇,只是到了最后关键,因上述两大因素发酵了,让他有感觉反风来了。

札希官非安华拜相发酵

至于国盟主席慕尤汀的基督教推进化论,他没有否认此事也会带来影响力,但之前他已拜访了诗巫教会的领导,彼等对于GPS通过UNIFOR拨款给各宗教的事有好印像,也非常支持。

“慕尤汀的基督教推进论也是部份的影响,但最大的影响还是巫统主席阿末札希的官非事和安华拜相的宣传。这两个因素,引起城市选民的忧虑,其实全部的选民都很讨厌贪污腐败,尤其是城市人民,官员有贪污他们都会受不了,而巫统却又没有吸取教训,特别是2018年一马案件已牵涉到时任首相,他们没有前车之鉴想法,所以巫统是麻醉,而给平民百姓的印象是他们只想当官及脱罪。”

在本届大选中,他非常感动的是,其支部妇女组及青年团在经历大选洗礼后,他们成熟了,起初也是很慌,都本届大选中,他们都成熟起来,变成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

为时14天的竞选期,他瘦了五公斤,但是期间他的饭量很好,上午在吃了一大碗的干盘面或抄面加蛋后,很快的,到了上午十一点后又会肚饿,吃了一大盘,到了下午四时后,又要吃一粒小包才能上台演说,以吸取多一点的热量。

大选尘埃落定后,他表示会暂时休息,之后再来一个检讨。

他表示,有些区,特别是乡区,GPS输了两站,即新文小学和顺溪柏,要研究新文小学为何会输掉。

对此他会和张文寿乡村议员进行检讨及请益,因连顺溪柏也输了几十票,这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他说,顺溪柏一站中,选民的支持率向来是五十对五十(与行动党),但这回有点惊讶,因此要找个中原因。

对于自己本身取得的1万8576的票数,他感觉到还可以,至少把人联2018年的输掉票数(1万4000多)减掉。

续在乡会为民服务

接纳了大选的成绩和人民的选择以后,他说他会继续在诗巫乡村议会为民服务,并自嘲说反正是没有工钱的。

另一方面,黄振渊于昨晚出炉的成绩中拿下18576张票数,告捷的刘强燕票数是30120张,后者以11544多数票再次中选。

该区投票率为61.78%,出来投票的选民有52946名,全部选民人数有8万7356人。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