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第15届大选,我曾写了一首政治诗调侃伊斯兰党:

Advertisement

#月亮

好圆好大的月亮
且等等
她本身不会发光发热
别以为她就是正义之光的化身

她只会
窃窃私语
捕捉幽会的男女
做些无厘头的笑话

别以为她不赌不酒
神圣得有一道刺眼的光
就急著向她投环送抱

她转过身来
且瞧瞧
她真正的目光

原来只是
赤裸的八月十五
又圆又大

不小心
还放了屁
又响又臭

原本以为,与国盟合作的伊党,会大翻斤斗,不过事实证明,她们的票数,在我那区,深得年轻人特别是首投族的青睐,就连安华的女儿努鲁依莎也无法连任峇东埔选区,国盟莫哈末法瓦兹以赢得3万7638张选票胜出,多数票5272张,公正党副主席努鲁依莎获得3万2366张选票,巫统莫哈末再迪获得1万6971票,而祖国斗士党纳斯尔则只获得473票。

在这四角战,坐收渔利就是国盟,让人大开眼界,眼前一亮。

我在脸书问了一道问题:伊党可怕吗?

伊党一心一意落实神权治国理念,原本无可厚非,这就是她的使命。如今看起来使命必达,让人不得惊心肉跳,不得不防其势力的扩张,无孔不入。

虽然其禁酒禁赌男女分开坐的政策,在原则上很好,令狐公子也推崇。

不过话说回来,我只怕人性而已。因为人性可善也可恶。在于一念之间。

人们最怕的是,伊党最终的理想就是落实伊斯兰法。

当然我国有宪法捍卫多元,国阵时期许多政策都含有伊斯兰色彩,这多元已经日渐式微。

若伊党和国盟执政,这是加速多元的光芒如风中残烛,我国更快速的迈向黑暗和死亡的道路呢?

还是伊党可以如晨星一般照耀在我国的大地?

听其言,观其行。

答案是悲观还是乐观?

我简单问问:

如果我可以在伊党面前吃猪肉,那我就接受你捍卫的神权。

如果你不强制禁赌禁酒禁戏院,那我就甘心接受你的神权。

如果你……

当然要落实伊斯兰法,实属不易,有联邦宪法作为最后一道防线,不过政棍为了一己私利,为了巩固势力和权力,任何事情都会发生。搞不好最终有一天在我国出现来自伊党背景的第一名首相,这不是危言耸听。

后来,一名粉丝朋友也留言说:

我在东海岸穆斯林社区长大的。这一代的伊党领袖和上一代当时与行动党合作的已经完全不同了。现在这些只会想要关闭与赌博有关的,限制娱乐,穿著也要管,每天想实行伊斯兰教法。不会搞经济建设。我们要拒绝神权政治,他们扩张得很快,不是开玩笑。

你说,伊党可怕不可怕?

评论: 周本兴(执业律师/麻辣大状/令狐冲。著作:法庭恩仇录/我在黑帮的日子/要ubah也要跟Law走/马来西亚Law霸/情诗九九爱我久久/我的忧郁不是病/法庭揸Fit人。大马忧郁症关怀组长/讲师/法律顾问/人权律师/潜水诗人/创意达人。)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