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子化已经是全球共通的问题,在日本尤其严峻,目前每年有约3万2千个婴儿是透过「生殖辅助医疗」而出生的,但正规治疗的收费昂贵,疗程也痛苦,并非每对不孕夫妻都能负担的起,于是日本就兴起一种称为「怀孕师」的行业,除了传统的无接触捐精模式,受赠者也可以选择直接进行性行为的捐精服务。

Advertisement

一名怀孕师就自豪表示,已经亲自提枪上阵帮助了至少4位女性怀孕,让他感到相当自豪。

根据日媒《ABEMA》报导,日本许多夫妻深受不孕症困扰,当中有些是男方患无精子症,本身没有精虫,需要透过捐精试管才能和妻子拥有小孩,然而这样的疗程非常昂贵,让许多想要小孩的夫妻却步,转而开始寻找当地男性捐赠者替代,便逐渐发展出一种名为「怀孕师」或是「怀孕屋」的新兴服务。

「怀孕师」会免费提供精液助女性怀孕,受赠者可以选择双方不接触的罐装形式,若有宗教或是其他考量,也可以选择名为「时间法」的捐精模式,在女方的危险期跟怀孕师发生性行为,一旦成功受孕后,彼此就不再有交集,怀孕师不得骚扰客户也无需支付赡养费,可说是低配版的精子银行。

31岁Kyouhei已从事怀孕师约一年,一开始是在社交平台遇到有NTR(戴绿帽)性癖的夫妇,对方委托他直接与妻子发生关系,没想到一次就成功受孕,夫妻俩事后也非常感激,Kyouhei就此打开新大门,开启了「怀孕师」生涯。

另一名自称OM的怀孕师则透露,在2020年因为友人的委托而首次当起捐精者,后来陆续为12人捐精,当中7人是通过性行为自然受孕,委托者除了已婚妇女外,还有单亲妈妈及女同性恋,都在他的帮助下顺利如愿怀孕。OM也坦承自己对「令女性怀孕」这个事实感到兴奋,甚至表示:「如果现在还是一夫多妻制,一定会不断制造小孩。」

虽然所谓的怀孕师确实让一些人圆了当父母的梦,不过日本网民还是无法接受这样非正规医疗的捐精行为,直批「价值观扭曲」「为自己想做爱又不想负责找借口」「以后要怎么跟小孩说?」「患无精症已经很可怜了,还要戴绿帽养小孩」;但也有人认为,成年人可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就好。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