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上,不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次,侮之。”老子在《道德经》第十七章如是说。

Advertisement

老子将领导者分为四个等级,意即“最好的领导者,人民并不知道他的存在;其次的领导者,人民亲近他并且称赞他; 再次的领导者,人民畏惧他;更次的领导者,人民轻蔑他。”

刚结束的第15届全国大选,我们正式挥别了一党独大的时代,从我们曾经不敢奢望的两线制前进到三分天下。除了希盟及国盟形成两大阵营外,东马政党、国阵、独立人士和其他政党已形成了第三势力。

当没有一个阵营能获得逾半议席单独执政时,联合政府一般是很多民主国家所采纳的方式。尽管联合政府的最大缺点是不稳定,但却能大大推进一个国家的民主进程,因为拟定政策时需要有更多的周全考量才能获得跨党派支持,同时也能达到各党之间互相制衡的效果。

当然,相较于其他欧洲国家,就算大马顺利组建联合政府,也只不过是联合政府的雏形,而不是一个成熟的联合政府。更何况,当以人头计算的最小获胜联合政府或最小规模联合政府的门槛都无法达到时,充分突显了大马政治一直存在的种族政治与仇恨政治文化。

明明联合政府是可行的,也对国家民主非常好,为何就无法摒弃政见差异或旧恨共同合作呢?症结在于彼此都说了太多让自己下不了台的狠话,担心成为日后打脸自己的笑话,也成为对方堵上合作大门的原因。

试想想,这些年来互相针锋相对、揶揄嘲讽,甚至是人身攻击的对象,任有再宽容的心胸愿意委曲求全,但又如何向一直力挺的支持者交代呢?虽说政治是充满可能性的政治,但仇恨政治文化却是把一切可能性化为乌有的绊脚石。

对事不对人

其实,联合政府在民主国家是挺普遍的,尤其是在欧洲,甚至是德国和奥地利都曾有数次中间偏左和中间偏右的政党组成大联合政府(意即两个分属不同政治光谱的最大政党一起合作组成联合政府)。

换言之,就算党立场和斗争不同,但只要对事不对人,那就能在为人民谋福祉的政策上异中求同。这也是我们每一个人,无论是政治人物或人民都需要学习的,针对政策与政见针砭时弊,而不是以粗口、谩骂或揶揄等方式来羞辱我们反感的政治人物或其支持者。

一个国家的民主进程,并不是单靠政治人物或领袖去推进而已,每一个人民都非常重要,而人民推进民主的责任也并不只是投票而已。

纵观当下、展望未来,组建联合政府相信会变成一种常态。因此,我们需要提升民智,才能监督政府的政策,而政党和政治人物也需不断改革和提升,那未来才能有更成熟的联合政府。

我们还在民主的路上,是前进或后退?一切胥视我们每一个人。

评论: 梁洁莹 (左手拿笔,右手拿麦的自由工作者。对新闻伦理、性别和劳资议题尤感兴趣。)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