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地,安华成为大马第十任首相,无论在接任形式或历史意义上,都见证著得到不易的民主价值。

Advertisement

首先,这虽不是大马首次政党轮替后的任相,但比起2018年马哈迪以土著团结党二度拜相,安华透过社会运动起家的人民公正党登顶,实际上更能代表完整的希盟精神,为大马民主演进史上补上含金量最重的拼图。

同时,随著安华名正言顺登上首相位子,意味著过往皇宫对安华的所有排斥与顾忌都将埋入泥土。

要知道过去两三年,坊间总揣测马来统治者并不乐见安华成为首相,才导致喜来登事件爆发后,声称拥有足够议员人数的安华最终却总是成为失意人。透过这次选举成绩,正好让皇室真正见证人民强烈改变的意愿,尤其这股改革力量已累积几届选举,而非只是昙花一现对原有传统政治的不满。

因此,本届再度透过选举实现和平的政党轮替,不仅为大马历史再添一笔纪录,为东南亚的民主经验写下新里程碑外,更凸显皇室已愿意改变,放下马来人地位至上的政权考量,摊开心胸接纳一个以公正民主为诉求的新政权。

最可贵的是,这次能享有如此丰盛的民主果实,除了是选举委员会终于能回归专业,用最公平透明的方式操作,让民意完全展现外,所有政党都在成绩公布后,按照民主程序协商与谈判,最后在坚持自由民主与追求和平的大前提下,让安华当上首相。

与其说这是安华的吐气扬眉,倒不如说这是人民的胜利。

至少在这段过程中,彼此用坚定意志守住互相尊重的底线,自觉地阻挡各种诽谤的噪音,甚至为了能顺利组建新政权,行动党领袖也愿意放下嫌隙,为过往不当的言论道歉,这种谦让的文化表现,算是为联合政府立下良好的接纳身影。

不过,安华登上首相后,是否真的意味大马就此走上和平繁荣的道路?我不太确定。

至少,根据上个月公布的国家总稽查司报告,国家债务在去年提高至9798亿1400万令吉,或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63.4%。对比去年总收入仅有2337亿5200万令吉,安华上任后要如何解决错综复杂的经济问题,重组各界的运作架构,振兴企业信心,并设法在短期内吸引外资进驻,相信这是他的就任光环是否能继续发光的关键。

同时,如何安抚盟党,在联合政府内安排对的人选,却又不会引起资源分配不均的争议,恐怕也是一个难题。虽然大马已经通过犯跳槽法,但此法只限定议员不能跳槽,而非限制整个政党不能脱盟。

一旦再度与部分政党共识破裂,难保不会有翻版“喜来登事件”爆发。因此安华要如何在未来5年内,在联合政府中理出一个坚定共识,异中求同,如何在种族政治与民主精神下平衡拿捏,才能验证人民对他的执政期待,听起来难度很高。

值得一提的是,希盟形象主打的是公正廉洁,但面对联合政府中部分议员可能涉嫌贪腐争议,接下来是要放下成见、既往不咎,还是要秉持著创党时的初心,为肃贪与扫黑重建新典范,这也是全民期盼的事。

当然,政治终究是难分黑白,很多事有太多灰色地带,敌我之间立场模糊,在未来几年很多问题绝对一时难以解决。所以有些问题终究要让时间去处理,正如本届选举结果一样,有些政党轮替在酝酿几年后,终究会迎来大家都可相对坦然接受的结果。

只是安华上任后,并不意味民主之路告一段落。恰好这意味大马民主之路迈向更健康的轮替制度,每个政党都有机会成为政府后,意味著人民代议士更有警戒心,必须拿出政绩来回答选民的顾盼。

安华是不是救世主,留给时间去判断。但愿在未来五年,人民能维持对公共事务参与的高度热诚外,在民主机制的健康运转下,我们可以摆脱选党不选人的困局,迎接更有弹性且不被情绪绑架的选举。

 评论: 郭朝河 (超斜杠青年,乐观豁达,臣服天命,悠游穿梭在时评、影评、乐评、旅游等的世界,用卑微的心经历人生。著有《在生活,藏一座雪山》。)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