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辅25日讯)俄罗斯军队导弹攻击使基辅出现俄乌战争开打9个月来的规模最大停电现象。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团队在赫尔松一个农村,访问一个正在对电网进行修复工作的工程团队。

Advertisement

工程团队正在修复一条穿越俄罗斯占领的地区边界,长达100公里的电线。在距离塔架仅几米远的地方有一个弹坑,他们确信炮弹是造成地区断电的罪魁祸首。

自俄军于两周前撤退以来,对这些工程师来说,通常5年一次的维修工作已经成为日常行事。基辛科是工程团队的领队,他解释道:“以前,这样的工作只有在极端天气之后才有必要。现在,我们就像是在从头开始重建整个电缆网络。”

这群工程师是为乌克兰最大的能源公司DTEK工作,目前为止已经修复了50公里的线路,并预计后半段会更加困难,因为他们逐渐靠近第聂伯河,炮击将会增加。

就工作环境而言,没有比这更具有挑战的了。他们在修复电缆时穿上防弹衣以策安全。然而,这并不影响团队有条不紊地进行修复工作。

团队工程师说:“当这一切开始时,最初的日子很有挑战性,会有不断的炮击和撕裂的电缆。”

“但我们已经习惯了,我们必须希望事情会变得更好。”

随著赫尔松地区陆续被解放,修复乌克兰境内被破坏的能源网越来越迫切。这就是为什么当局一直敦促人们离开缺点缺水的地区,但许多人并不愿意离开家园。

就在工程师进行修复工作附近的村庄,已有8个月没有水电供应,道路上也布满了炮弹坑。遥远的炮声提醒著村民,战斗只是转移了阵地,并没有消失。

BBC采访团队见到了90岁的村民克拉玛尔,他家的窗户被弹片击碎后暂用木板封住,他的妻子也因此受伤。克拉玛尔夫妇在这片土地生活了50年,经历了3次战争。

“(活下去)很难。人们带来了蜡烛,但它们坚持不了多久。”

一些人道主义援助已经到达他们的村庄。克拉玛尔说,志工们答应送他些木材和烤箱,但物资尚未抵达。

“如果我们没有烤箱,那么我们就得自己去砍树,用肩膀扛著木材。我工作了一辈子,但(战争一开打)什么都没有。”

另一名受访者泽普丘克向BBC展示了他公寓内的小煤气炉,这是他度过冬天唯一的热源。泽普丘克也用这一个小煤气炉为邻居做饭。

“也许我应该去基辅,在那里寻求帮助!这太疯狂了。”

泽普丘克的公寓内大部分房间的窗户都被砸烂了,导致他只能使用公寓完好的另一半,采访团队踏入他公寓的客厅那一刹那,立即感受到刺骨的寒冷空气。

他流著泪向BBC诉说著战时生活的苦楚,“这不是生活的方式。这是疯狂的。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一生中从未像这样哭过。现在我只是一个(无助的)老人。”

另外,基辅指责俄罗斯周四的导弹袭击确实犯下了“反人类罪”,并指控莫斯科以基础设施为目标的新战术,使乌克兰成为一个更实质意义上黑暗的国家。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