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工作室里都是满满的作品。

[highlight]报导: 陈美琪[/highlight]

Advertisement

伊芬琳来自峇南内陆,却在马鲁帝落地生根,在这里长大、上学、结婚,然后有了两个可爱的宝贝。听她说关于串珠的渊源、串珠的过程,闪亮的眼光让我看到她对于串珠的钟爱。在浏览她和其母亲的作品时,她的妈妈(我们姑且称呼她为阿仁阿姨)说,孩子长大自然有属于孩子的做法和见解,自己本身也到过好多地方,看过好多人串珠,偏偏在回到家时发现女儿的做法与其他人不同。

阿仁阿姨说,其实串珠的做法并没有固定之说,成品完成就好,而串珠过程和做法全取决于个人。伊芬琳则笑着说,用自己的方法去接触串珠,能串出属于自己的独特味道。

马鲁帝金山花园1380号,就是伊芬琳的住家,而她的工作室,就是家里一间小小的房间,在此之前是阿仁阿姨的串珠工作室,如今较多都是她在使用了。伊芬琳告诉我说,串珠是个千变万化的东西,你要把它变成什么,它自然就会在手中形成。在那一个小小的空间内,没有堆满无用的杂物,而是放满她和阿仁阿姨的作品。这些作品中,基本上可以分为两种,也就是藤类以及串珠类。

在这两种作品中,藤类的作品包括篮子、花瓶、纸巾盒、笔筒、蓆子、手提包、钱包、存钱桶等等。至于串珠类则包括手链、耳环、别针、笔套、项链、吊饰等。看到精美多元化的成品,我不禁感叹串珠之人的心思手巧。选了一条美丽的手链,原谅我私心的想要拥有一条属于自己的特别。

伊芬琳手提着外婆制作的手提包,格外珍惜外,更感到光荣无比。
伊芬琳手提着外婆制作的手提包,格外珍惜外,更感到光荣无比。

伊芬琳告诉我说,她都是从一些相关的管道来购得这些特别的珠子。这些珠子是属于加央族的特色,珠子的花纹也不会因为水洗而脱落,很耐久。

制作成品实用好看

阿仁阿姨说,在他们的家族中,有很多都是喜爱串珠、木头雕刻、编藤蓝子的。大家各有所好,制作出来的成品都是非常实用好看。在她们的小工作室内,放置了一个非常具纪念性的藤制手提包,那是伊芬琳外婆的手工,是独一无二的纪念品。

被询问及藤蓝的编织过程,阿仁阿姨告诉我,手工所需要的藤原本是从民都鲁寄过来,但由于寄来的藤条偏黑,所以后来都是从吉隆坡寄来马鲁帝。她说,藤蓝的编织对于新手而言会是比较困难,但一旦学到技巧,编织者就能随心所欲,依照自己的喜好进行改变,让藤蓝呈现有别于其他的造型。至于还没用到的藤条,她们都会把藤条放在车房烘一烘,偶尔晒一晒,让藤条不会因为潮湿而变黑。

已经编织好的藤篮会较粗糙,必须将表面磨平后再上漆,这样藤篮才能更加美观好看也耐用。她说,没有上漆的藤篮放置在工作室里也会因为潮湿的环境而变黑,但在上漆过后同等上了一层防腐剂,不会再变黑。

她们进而向我分享,这些制作好的成品都会在大型节目带出来摆卖,偶尔也会到马鲁帝的小贩中心摆摊。伊芬琳表示,串珠对于她而言,是兴趣也是工作,而她是自己的老板,更是自己的员工。她说,串珠不但能够让她接触自己的爱好,也能够为她带来生活收入。再加上时间自由,又可以照顾自己的两个小宝贝,这让她非常喜爱她的工作,更是乐在其中。

推广传统手工艺品

珠子也可以制成民族头饰。
珠子也可以制成民族头饰。

2016年即将迎来峇南龙舟赛,她们两母女也已经开始为龙舟赛做准备。目前,手工艺品越来越广为人知,政府也非常注重于手工制作,她们也发现,随着手工艺品被加以推广,这些传统的手工艺品已经不是一个种族的专利了,越来越多的其他种族的顾客向他们购买,人们开始爱上了这些精致的手工艺品,喜欢上它们的特别和文化艺术。

对于串珠,我可说是个门外汉,那些串珠、缝缝补补的事情我都不在行,不过我却喜欢和欣赏这些特别的小东西。感叹串珠之人的心灵手巧,能够制作出精致的作品。谢谢手工艺品制作者的用心,让我们能够看到一个个美丽精致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