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就业和求学的原故,许多东马人居聚在西马首都吉隆坡。

Advertisement

由于东马和西马之间隔着一片南中国海,所以两地往来只能靠轮船或飞机。今时今日,轮船只供运货,人们多数乘飞机往返两地。

坦白说,自从廉价航空投入运作之后,班机多了许多,而机票价也相当大众化,多数人都负担得起。我近日因急事从吉隆坡飞返美里直航,即订票即飞,在下午黄金时段起飞,票价300令吉。5天后,我从美里直飞返吉隆坡,即订票即飞,在深夜起飞,票价100令吉。

但是在高峰时期,逢年过节时,由于供求原理,常常一票难求,人们只能望机兴叹,时步难行。既使幸运有票,票价也昂贵得令人螳目结舌。

5月31日沙巴的卡达山鲁逊将庆祝一年一度的丰收节,6月1日砂拉越的达雅人也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达雅节。居住在吉隆坡的这两邦人,也多数会返乡与家人厌祝隹节,这是人之常情,冈时这也意谓着飞行高峰期的到来。

交通部长陆兆福因体恤这两邦人民因昂贵机票之苦,为他们捎来好消息,飞东马机票只售300令吉,机价的不足全由政府补贴。在我们还来不及庆祝这好消息时,民政党的槟卅宣传局主任叶俊纬已急不急待的轰炸陆兆福,滥用纳税钱,为何要全民为1万人承担飞东马机票。事情真的是这样吗?

1985年耗资8亿令吉的槟城大桥完工,所用的也是人民纳税钱。这座桥槟城人受益最多,东马人很少用到,但也要为西马人埋单。你觉得合理吗?

每逢过年过节,西马多数的大道都免过路费,这是因为政府用人民纳税钱承担了全部费用。东马人简直没有使用大道,也要为西马人埋单。你觉得合理吗?

大道公司依据合约每几年都得调高过路费,政府为了遵守大选竞选宣言,用人民的纳税钱承担了全部费用,确保过路费不涨。东马人没使用西马大道,却要为西马人埋单。你觉得合理吗?

身为国人,我们不能斤斤计较,不用分东马西马,该用纳税人的钱去承担的就该用,这不是滥用纳税人的钱,这是用它去完成一件美事。

砂拉越人有一种爱国情操,如果一项建设,有利国家发展,社会繁荣,既使要用我们的纳税钱,我们都乐见其成。这就是所谓的砂拉越精神。

民政党是反对党国盟的一员,虽然至今还未赢取任何议席,反对党监督政府,纠正行政偏差,这是天经地义的。但是不能为了反对而反对,旡的放矢。

可以询问交长陆兆福的议题很多,信手拈来就有:

亚航因使用机场和停放飞机,到底欠政府多少钱?为何欠这么多?为何没鸠收?其中有什么猫腻?应该把亚航的帐本摊开在阳光下,大家一翻二瞪眼。吉隆坡摩多骑士,特别是快递骑士,态度恶劣,变本加厉,在十字路口红绿灯前,视红灯为旡物,横冲直撞,险象万生。交长对此有何对策?

槟城已有二座大桥,足足以应付几年后繁忙的交通,令人不解,为何还需要兴建海底坠道?槟城三十选,近在眉婕,叶主任这番轰炸,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一身为宣传主任,他要交业绩,向党交待。

(二)他要博版面,拼网路声量,好让党发现他的存在,以争取出线参战三十选举。

今日的民政党,今非昔比,不复当年勇,在刘华才领军下,更是屡战屡败,还在期待零的突破。.也许叶主任应在槟岛与行动党直球对决,完成零的突破,为民政立下讦马功劳。当政府在宣布一项好消息时,反对党当然可以批评,但不要酸言酸语,把好事变成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