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9日讯)时事评论员剖析左右6州选举战局4大因素,包括投票率、候选人的在地性、州政府领导人选的影响力及选战议题的论述。

Advertisements

时事评论人蓝志锋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表示,投票率影响因素选情。以支持率在城市区占优势的希盟会非常积极呼吁选民返乡投票,借此拉高选票和支持率,因此投票率低会影响希盟的胜算。

“但国盟方面,他们则希望国阵和希盟支持者因为对政局失望而不出来投票,便可凭他们反感团结政府的年轻支持者,在微差多数票的情况取胜议席。”

时事人兼电台内容和新闻工作者蓝志锋
时事人兼电台内容和新闻工作者蓝志锋

纵然投票率对国盟和团结政府联盟(希盟和国阵)都至关重要,但默迪卡民调中心主任依布拉欣苏菲安却认为,这次6州选举投票率,恐怕不如去年11月的全国大选那般踊跃。

“和大选相比,州选的投票率一般都会比较低,因为外地选民或许不会返乡投票,那么这对槟城、东海岸登嘉楼和吉兰丹的选情都会造成影响。”

至于候选人因素,蓝志锋表示,经过2018年第14届全国大选改朝换代、2020年喜来登政变及2022年第15届全国大选后,选民对于候选人的资格要求越来越高。

他认为,候选人的在地性很重要,包括当地选民对他的口碑和贡献认知。

“假如是全国大选,投票选出国会议员,面对空降部队,选民或许勉强能接受,但州选举主打的是‘服务’,需解决民生课题,那么对于陌生的候选人自然不会给予支持。”

以雪州行动党为例,面对势必更换新面孔出战的莲花苑、巴生新镇及双溪比力等州议席,蓝志锋认为,只要委派的候选人资质不差,根据行动党非巫裔支持者的忠坚程度,要保住这些议席并非难事。

“这些(新人接手的)州席,行动党不会失守,但胜选的多数票应该会减少很多。”

第三点则是首长、州务大臣或“海报男孩”(Poster boy)人选的影响力,或为以上因素之后影响选民“票投何处”的另一因素。

蓝志锋举例,假如国盟在吉打州延续推举原任州务大臣拿督斯里莫哈末沙努西为大臣人选,对他满意的选民,即使其州选区的国盟候选人是个陌生新面孔,也有可能会把票投给国盟。

“比较糟糕的情况恐怕是没有“海报男孩”,同样是吉打,团结政府的大臣人选会是谁?会是吉打州巫统主席拿督斯里玛哈兹尔卡力吗?”

“但他在巫统党选输了副主席职,也在全国大选输了巴东得腊国席,这样即输了党选也输了大选的人物成为Poster boy,怕是得不到选民们的支持。但换个新面孔也不比国盟的沙努西有号召力。”

第四点,蓝志锋认为,国盟和团结政府打出的选战议题也很重要,不能是反贪腐或廉政等过于宏观的课题,更应在乎的是地方发展相关课题,不然选民的共感不高。

“并非打击贪腐不重要,而是州选的选民感受不会太深刻。”

对比国盟及团结政府主打的口号,蓝志锋表示,结合国阵经验和希盟廉洁的“国盟棒”(PN BEST)比团结政府的“昌明大马”(MADANI)更为明确。

他直言,政府提倡的“MADANI”施政方向相当模糊,甚至其中涵盖的6大原则(永续、繁荣、创造力、尊重、信心和善行),大马人民看了也是一知半解。

“在州选举把肃贪、廉洁及中庸搬出来谈的话,这会感觉有点‘虚’,选民想要的会,更为‘扎实’,如改善经济的政策等。”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今年首7月 40人患蚊症死亡
下一篇新闻女子在餐馆到处投放不明液体 男食客中毒呕吐不止急送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