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盟在2018年全国大选成功夺下中央政权,执政不到2年又因“喜来登政变”而倒台,而2022年全国大选出现悬峙议会,在国家元首斡旋之下,希盟与国阵、砂盟、沙盟等共组团结政府。

Advertisements

行动党与昔日的政敌一起参与团结政府执政中央,是一个突破抑或限制呢?

以行动党雪州看守高级行政议员拿督邓章钦的看法,行动党参与团结政府,从某个程度上是一个限制,因有些事情需要考虑到更多的环境因素才能做,但从另一个程度来说,行动党获得了一个机会,因此趁现在能够发挥的范围里面要尽量做。

“(行动党)要让人家看到你的确是有能力做到接近完美,以后要提升就有很好的理由。”

他说,行动党在这个时候要做好工作,若把一切做不好的事归咎于有所限制不能发挥,但又没在可以做到的范围内做到最好,那就会是一个糟糕的局面。

邓章钦在接受《东方日报》专访时称,行动党如今的确来到一个高峰,但是否已是顶峰则还未知。

早前已发表“退师表”的邓章钦,本届州选不会再披甲上阵,在雪州议会解散后,他开始收拾办公室的文件和物件,准备在新届州政府产生后交棒。
早前已发表“退师表”的邓章钦,本届州选不会再披甲上阵,在雪州议会解散后,他开始收拾办公室的文件和物件,准备在新届州政府产生后交棒。

他指出,行动党参与团结政府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如今的政治环境不同,行动党在昔日没有盟友时要怎样做都可以,接著与志同道合的盟友结合,也不会有太多顾虑,但当与原本为对手的政党合作的时候,情况不同、外面的环境也不同,因此不能一概而论,否则就会以偏概全。

他说,任何发展都必须要有阶段性,不然就会发生拔苗助长的情况。

此外,他暂时不愿点评交通部长陆兆福领导行动党的表现,因他认为,陆兆福目前接任的时间尚短,应该给多一些时间才能更好评价。

对于有些支持者对行动党与巫统如今站在同一阵线,从而不想再继续支持;邓章钦则反问:“你们不是要稳定吗?不跟巫统在一起可以稳定吗?”

他点出,若希盟没有结合巫统,不只无法稳定,若巫统与伊斯兰党站在同一阵线,是否是大家想要看到的局面,因现在没有“天使联盟”可以选,必须要权衡哪个是最有利国家和人民,那就是一个选择。

此外,邓章钦也以八打灵建高速大道为例来指出,,政治人物要懂得数据分析、科学分析,眼光要放得更长远,不要误读舆论,不要怕一群人或一小部分人会闹,结果把好事搞坏了。

他说,当年要建八打灵高速大道时,从电脑科学分析是可以减轻交通拥挤,但却有一群人挂布条反对,他在雪州政府内部的意见就是用数据来说服人,并尽快动工以在3年做好,通车之后,大家发现更便利、不堵车,支持他们的人才会勇敢出声,而不支持的人也不敢怎么出声,因大家都享有了成果。

“如果因为一部分人反对而不敢去做,那么交通拥挤仍是存在,那些人还是继续骂你,5年之后反而失去更多支持。”

+1
0
+1
0
+1
0
+1
0
+1
0
+1
0
前一篇新闻韩女团MAMAMOO+突宣布喜讯
下一篇新闻女子后车厢露人发遭举报“绑架” 警察严肃找上门最终笑翻